首页 > 鳞集仰流 > 一件小事,却是一件不小的事
2014
08-16

一件小事,却是一件不小的事

我想了半天,这篇文章的标题是应该叫做《一件小事》还是《一件大事》。最后还是偷懒借用了鲁迅的《一件小事》现成名字,想说的却是一件不小的事。

去 年和今年暑假,我都带着东京大学的学生们来南京大学留学。我们平时在日本上课给学生讲的多是风花雪月的汉语,但每年到了留学前的说明会,我的上司们和我都 会琐碎唠叨婆婆妈妈地教给学生一些全然不风花雪月的中国生活常识——中国的水不烧开是不能喝的,路边摊上的食物是不能吃的,厕所是没有卫生纸的,光看红绿 灯是不能过马路的,找的钱要注意是不是假的,接电话要小心骗子,女生带包必须带有拉链的(日本的女式手包大多没有拉锁),男生的钱包是不能像日本这样就放 在后面裤兜的,贵重品必须要保管好,特别是你们,一群外国人太打眼,最容易被小偷盯上,所以一定要警惕再警惕,因为中国跟日本是不一样的。每次,在履行作 为领队教员的职责之外,作为中国人的我,说心里话,时常,也会有些羞愧和难堪。

一件小事,却是一件不小的事 - 第1张  | Is Love.Me

然而也照例和学生们一样,在临来南京前特意换了一个拉链严实的手提包成天严严实实地拉着。

前 天放学生们来南京后第一次自由活动,学生们成群结伴去了夫子庙。没想到三更半夜时一个学生跑来敲门,原来是钱包丢了,问能不能问问地铁公司是否有这样的失 物招领。我告诉学生中国的地铁公司没有日本那样专门负责失物招领的服务,在地铁里丢了的东西时很难找回来的,何况钱包。我问学生里面有多少钱,多少证件。 大概是怕我着急生气,学生支支吾吾地说不多,也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证件。当然还是免不了挨了我一顿说:跟你们说了多少遍,坐地铁要看管好贵重物品,啊?

了 解过情况后,正在考虑要不要跟南京大学的老师们商量一下,到附近的派出所去备个案,或许有渺茫的一点儿机会,手机就响了,是跟我们项目对口的一个负责学生 短期留学期间看病的医疗机构打来的电话,问我是不是有学生丢了钱包。说有一个小伙子捡到了钱包,里面除了现金,都是日文的证件,唯有一张医疗机构的名片是 中文的,而且是南京的地址,所以捡到钱包的小伙子就给那个机构打了电话,看能不能联系到失主。然后人家机构就帮忙联系到了作为领队的我。

真 是喜出望外,我赶紧给捡钱包的小伙子打电话,得知小伙子住在南京的一个离我们很远的区。小伙子一再表示:钱包我给你们送过去,我路熟,比你们跑方便。我告 诉小伙子,上午送过来的话,学生在上课,我也不在校内,请他换个时间过来,我们好请他吃顿饭,当面感谢一下。小伙子只是很朴素地说:没关系,都不用,你们 丢了钱包很着急,我给你们送过去,你们不在也没关系,我交给你们宾馆的前台。

过了不长的时间,小伙子再次来电话,说钱包已经交给了前台的一位叫什么什么的服务员,请我放心。

我过意不去,一再跟他表示找个时间要带学生去谢谢他,小伙子反复重复的也只是一句话:这没什么,真的不用的,真的不用的。

后来我看了一下那个钱包,有一千五百元人民币,学生的东大学生证,日本的银行卡,健康保险证等等。

学生来拿钱包时,对我深深鞠躬,诚恳地说,老师,我是真的喜欢上中国了。

我的上司说,这样一件小事,也许会影响学生的一生。影响学生们一生对中国的态度。

而作为中国教员的我,想起的是这样一段文字——

你所站立的地方,就是你的中国。

你是什么样,中国就是什么样。

你有光明,中国就不黑暗。

最后,让我说一下这位小伙子的名字,他叫沈嘉荣。

(文/临水;来自/阅读时间)

最后编辑:
作者:渡世白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