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脉脉含情 > 嘿,我还没有痊愈
2014
08-17

嘿,我还没有痊愈

6:55,她起床。

她很认真地用粉红色的电动牙刷头刷牙,视线掠过已经彻底干燥的那只蓝色刷头。她面无表情,五官还没有从睡眠的状态中清醒。

喝完一杯咖啡,她觉得状态好一些。再刷个牙,然后出门。她在门口弯腰拉上踝靴的拉链,同时把鞋架上的男式慢跑鞋再摆摆齐。

好久没有晨跑了。人哪,懒散起来比什么都容易。但这个早晨有点不一样。有桂花,有桂花香气吔!她一下子雀跃起来,又为这样的雀跃有点不好意思。心情这样容易被左右,是孩子气的表现吧?

上午。很忙碌。忙碌好一点,否则就不确定自己被需要。她不是什么重要的大人物,所以很需要确定被需要。

中午,她避开同事独自在公园里用餐。这半年来其实她不大敢独处,但是这个中午,大概是桂花香气给她的勇气。她很愉快地坐在树荫下吃掉一个三明治,作伴的只有一只小鸟。她觉得依稀有点认识这只小鸟,在他们时常约在这儿一起午餐的岁月里,这只小鸟好像也出现过。

这么一想,她蹲到小鸟的面前仔细审视它。它毫无畏惧地回视她,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这不奇怪,她从表面上看,也没有什么异样。大概还有人会觉得她好看。是的,今天的她是好看的,从面容到头发,从风衣到靴子,就像那首诗所说的:她在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看她。

一个平庸的下午之后,她记得晚上有约会。她很认真地去约会,从很认真地补口红开始。约会对象很不错,讲了很多笑话给她听。她很努力地听,笑,再笑,笑了很多。她看见对方的眼睛闪闪发亮,哦,他喜欢她,真好。

他送他回家,找了些不成借口的借口走了很长的路,路上她并不意外地被牵住了手。在门口,他想吻她,她想了想还是说:不。不行。现在不行。

她本来已经准备好了理由,但是对方根本不需要。他似乎对于她的拒绝感到满意,这拒绝在他看来暗示着的并非拒绝,而是实打实的接受。她想要慢下来,对于理想的关系,慢一点,结果会好一点。

她同意他的话:慢下来。但原因却并非和他想的完全一样。她需要更多,更多的时间,也许,永远也到不了尽头的时间。

她关上房门,在黑暗中摸索到电灯开关,“啪嗒”一声把它按亮,然后滑落到地板上。

终于,一天又过去了,她又挺过了完完整整的一天。

等到她终于又有力气站起来的时候,她把那双男式慢跑鞋再从鞋架上拿下来,然后走到窗前,抬起头看向寥落星空的深处,想起那个去向远方的人。

他已经不再关心了,不会有一丝一毫的触动或心疼。他的悲喜,有新的萦系。她是他翻过去就不会再回顾的一页。

但她还是对着那片星空,轻轻地,轻轻地说了句:嘿,我还没有痊愈。

(文/Clara写意;来自/阅读时间)

最后编辑:
作者:渡世白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嘿,我还没有痊愈》有 1 条评论

  1. 渡世白玉 说:

    恩、、挺有意思的、、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