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言不美 > 其实,你没那么重要
2014
10-29

其实,你没那么重要

也许,在每个孩子认识世界的过程中,最早就都在把自己当做世界的中心。母亲,他人全部都是为自己服务的一部分,最初的物我两忘,向来不是因为无我, 而是自我的极度扩张。这种自我中心的意识,随着能够区分主客体的意识渐渐成熟,而逐渐被掩盖,然而,或多或少,却都依然隐藏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有的人轻一 点,有的人重一点,可大约却都很难说完全没有。

中午,就收到一条信息,一位朋友说担心某个重要的聚会,担心别人怎么看自己。看着信息,叹了 口气,其实,我们还是时常都觉得自己太重要了。别人怎么看自己,能怎么看呢?多年未见的人,相见了,无非是寒暄客套,或者唏嘘感慨一下岁月。某些特别的人 或者特别的事,也许会变成嘴里几天之内的谈资,过了几天,也不过就忘了。每个人都是自己生活的主角,都是别人生活的过客,哪里有谁会执着于怎么去看另一个 不相干的人呢?只是人们却都会执着,不知道别人怎么看自己。以己度人,我们常常用不到正地方。

曾 经有段短暂的时间,由于某些原因几位同学合住,其中有个长得很可爱的女孩,开始大家都喜欢她。后来,不知不觉,宿舍里气氛渐渐变得怪异。因为我们发现,好 像再也不能随意的开玩笑,因为你总是不知道自己说了哪句话,她就会不高兴,总是会说我们是在影射她。到后来,几乎所有人都渐渐不回宿舍,回去就洗漱睡觉, 氛围变得极其沉默而压抑。终于有一天,忘了是哪个女孩又随口开了句玩笑,她又撅起了嘴巴,说,你什么意思?吵到几个人乱成一团,不可开交。

我 脱口而出,其实你真的没那么重要。那个女孩一下子愣住,说不出话来。我说,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课要去上,都有自己的书要去读,回来宿舍不过是想放松一 下,或者看看电视,或者大家开开玩笑,谁没事闲的会去说你呢?换句话说,我们哪有那个心情那个精力每天每句话都想着去影射你呢?然后,大家叹口气,散场。

其 实,这是真话,你我他她,谁都没有那么重要,也很难在别人的生活中,扮演那么重要的角色。整天想着互斗的,大约不是整天闲着没事干的后宫娘娘,就是差不多 的大宅门里的女人,可是,现在这个社会里,大家都很忙的,要想别人整天想着说你这个那个,恐怕都没有那个精力。而人们常常的困扰就是,拿着自己以为重要的 事情,来衡量了别人,拿着自己看重事情的程度,来衡量了别人,却忘了,别人世界的主角,永远是他们自己,而不是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也以为别人跟自己一样 把自己当回事,也许是我们每个人都容易犯的毛病。总觉得好像什么事情要没有自己不行,才能凸显出自己的重要性,才能找到自己的价值,其实也是自己的人生缺 少可靠的支点和自我接纳自我认可的一种表现。

自卑和自负就像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共同的特点就是那个自我中心,觉得自己很重要的部分,其实那 是个很大很大的自我,而且自卑与自负常常彼此几乎共生,表现出一个,就隐藏着另一个。很多人会以为自卑的人自我很小,其实不是的,自卑的人跟自负的人一 样,自我都是超强超大的。因为有这样一个大大的自我,因而,才会频频感觉到别人在损伤自己的自我,频频的觉得自己是受害者。而自负的人相反,是总会觉得自 己很重要,别人都在关注着自己,靠这种创造出的很重要的假象来支撑自我的价值感,其实内在也是一个自己不够认可自己的自卑的小孩。

还有一 天,跟一个朋友吃饭,期间对方手机短信滴滴滴响个不停,然后说,你说怎么总有那么多人把我当老师?我笑,人们总是需要一个投射对象的,他们愿意问,你愿意 答,如此而已。而问别人,把责任转移出去,至少是部分的转移出去,相比于面对事情本身来说,总是好过一点的,也可以让人感觉到轻松。如果你也能够在其中找 到乐趣,那么就是双赢了。

回想自己刚刚做这行的时候,也时常遇到这种情况,每天除了睡觉都几乎开着QQ,因为总有人询问他/她现在快要被情 绪或者某个问题困扰死了,该怎么办。我遇到的最强烈的道德捆绑是,老师,请你在线后马上给我回消息,我受不了了,就要跳楼了。最搞笑的道德捆绑是,我把你 当老师,才跟你倾诉,你怎么可以回复我这么慢?而当时,我真的会很担心,每天极其疲惫,除了个案之外,我的生活就被各种困扰信息包围着,从要自杀到家里的 孩子为什么不吃饭,或者为什么男朋友看球不理她。直到有一天,我在奔驰的地铁上,看着窗外模糊的星空飘着缕缕烟尘如同鬼魅一般的闪过,忽然泪如雨下,我靠 着地铁的扶手泣不成声,发现我再也无力承担这么多人生命的重量。

从那一天开始,我开始反思,所有这样缠着问问题的朋友,基本上都有一个共同 点——不要面对问题本身,只想要找人聊天,只想要有人可以听他们倾诉,只想要抓着一个人跟他/她在一起。即使你是治疗师,对方想要的却不是在疗愈中解决问 题,那么,其实你是没有着力点,甚至完全无能无力的。而曾经,我一直觉得,每年有那么多自杀的人,如果有个人肯听一听他们的心声,也许结果就会不同了,貌 似这话也时常能从报纸或者杂志上看到,我那时候大约就是被这种理论洗脑的状态,我的确觉得我有义务帮助别人,而且必须这么做。然而,在我自己努力了一段不 短的时间之后,最后我发现,事情并非如此。我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我不足以去改变一个人的生命轨迹,即使我奉献出我全部的个人时间,即使我义务的陪伴 鼓励与付出,也不一定能改变什么,而唯一确定会改变的是,我自己的人生。而我并不是一个喜欢被一群人围着的人,我并不是一个喜欢被不断打扰自己生活的人, 我更不是一个喜欢被吹捧和在这种对方依赖的沟通中找价值感的人,这种奉献,最后只会让我自己的生活陷入崩溃。

从此之后,我不再做网上的义务 沟通和交流,也许我是个自私的人,但我需要这样自私的自我空间。如果我不能过好我自己的生活,那么,我谈不上可以帮助任何人。而我也开始发现,其实放手是 一种能力。每个人都在以不同的方式面对自己的生活,如果你不去扮演他/她生活中,那个答疑者或者拯救者的角色,他们自然会找到代替品,或者甚至可能因找不 到代替品而有意想不到的自我突破。于是,我知道,其实我没那么重要,真的,没有我,还有别人,这个地球总会运转下去,别人的生活也会运转下去,以他们想要 的方式。而我所唯一能够负责的,是我自己的生活,如此而已。

所以,你真的没有那么重要,我也一样,我们,谁都也没那么重要,没有人是所谓的 中心或者重要的,我们都在自己的故事里,扮演自己的角色,你在我的故事里跑龙套,我在她的故事里串场,谁跟谁都没有什么本质的差别。太多太多时候,我们也 许只是别人生命中一个或许连过客都算不上的影子,对方只是与我们擦肩而过,然后,碰巧太阳照过来,影子投在了地上,就碰巧随口说了那么一句什么,好与不 好,谁知道呢?说过也就忘了,如此而已。

真的,没那么重要。不把自己看得那么重要,也许最大好处就是,你发现自己什么也不是,也就不再期待 把自己放在某个角色上应有什么样的结果,然后一身轻松,咧嘴傻笑。

(文/阅读时间网读者·慕棉,作者是吉林大学工学博士,美国催眠协会 (ABH)&美国加州催眠学院(P.A.S.H)认证催眠师,国际医学最高认证中心(WMECC)认证EFT情绪释放技术治疗师,国际整体暨自然 医学学会(IHNMA)认证完型治疗执行师,博客/blog.sina.com.cn/qiansu82

来自/阅读时间)

最后编辑:
作者:渡世白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