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脉脉含情 > 感谢那段没人样的岁月遇到了你
2014
11-01

感谢那段没人样的岁月遇到了你

原标题:青春–老四和他的廖疯子

在认识四哥之前,我对京剧是一无所知的。那天被老三拉去看京剧 排演,我在台上见到了一个男扮女装的家伙。后来我才知道,这种角色名曰男旦。四哥是个特别爽朗的爷们儿,浓眉大眼。我记得那天,我们坐在后台的道具箱上, 他叼着烟跟我解释,清朝年间女子不便抛头露面,但京剧里需要女性角色,遂之由男性来扮演,后来形成了一个流派,但这并不属于反串,我和李玉刚不是一茬儿 的。

就这样,在老三的介绍下认识了四哥。四哥是江宁人,住在一个筒子楼里,一个糙老爷们儿的房子收拾的倒挺干净。和我一样,爱看书,喜欢旅 行但从不赋予实际行动,会弹吉他。四哥会经常对大家说,青春,就该把所有的时间蹉跎在漂亮妞身上,我的信条就是这样,你们呢?然后坏坏一笑,点上一支烟。

我们二十岁的时候怀念十六七岁青春懵懂,三十岁时羡慕二十岁青春正茂。我想,四哥此时一定会想念那年那夏,华灯初上,他遇到了她。

她叫廖小静,一个风一样的女子,短发,除了胸以外我实在找不到她其他特征像女生。那个时候,她一只手能打我两个,我很难弄明白,四哥为什么一眼就喜欢上这样一个特别“脱俗”的女子。连六哥都说,廖小静就是条疯狗,瞧你这鼻青脸肿的,还是别招惹她了。

但四哥就是喜欢。因为不得不承认,廖小静确实长的挺漂亮的。

“廖小静,你他娘做老子女朋友吧。”

四哥顶着一头油光滑亮到能让苍蝇都摔跤的卷发,捧着花叼着烟,嘴角上扬。

廖小静微微低下头,从我这个距离看她应该是不好意思了,几秒之后,四哥被这娘们两拳打倒在地,远处传来老三歇斯底里的吼声“你他娘有病啊”!

那天下午,小茶楼里,打了败仗的老四像田埂上晒黄了的秸秆,就等着农夫一把火给他烧干净。

“阿俊,给我写封情书吧”,老四突然转头对靠窗坐的我说。

“好啊,要肉麻的还是要抒情的?”

“随便。”

结果不太出乎意料,我费尽心血的字被廖小静折成了飞机,从她家六楼的窗口飞进人海里。

那 段时间,四哥除了排练就是给廖小静发信息,打电话。老五牵着叶子姐靠在梧桐树上,特别肯定的说,“我说老四,你这廖小静综合征已经晚期了”“嗯,只有一个 办法能让你痊愈,那就是爱上我”三哥在一旁搔首弄尾的附和着。大家笑作一团,老四却黯然神伤,留给我们一个落寞的背影。

那年夏天,铁打廖小 静因为肺炎住进了医院。粗线条的四哥果不其然成了煲鸡汤的家庭煮男,那段时间哥几个都离他远远儿的,生怕被这深陷泥潭的小子传染了。廖小静出院的那天下起 大雨,哥几个站在医院门口,看着老四拿着雨伞手舞足蹈的对我们说“哥几个,这是廖小静,你们四嫂”。话音未落,廖小静的脚已经卯足了劲儿踩在四哥脚上。

从那往后,四哥十句话里有九句半带着小静。“别看她外表粗枝大叶,生活上可细可细了”“别以为只有你家淑女是女人,以我家小静的五官,留长发肯定比你娘们儿漂亮不止一点两点”“以我家小静这气质… …”

我想,爱情就是这样,会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彻彻底底的改变一个人。

当然,他们也会为了芝麻大的小事吵架。也会像以前他追她时一样,打作一团。四哥经常负着伤出来吃宵夜,三哥经常打趣儿说“兄弟,以前我一直没发现,你的抗击打能力这么出人意料异于常人。”

廖小静的母亲在城南开了个小书屋,卖新书,也将旧书对外出租,四哥经常去她店里看书,下雨天的时候,廖小静会在水珠连线的屋檐下念保罗.策兰的诗,也许有那么一瞬,廖小静特别女人。小书屋的斜对面儿开着一家泡芙店,门墙上的砖剥落了不少,老三就是在那儿,遇见了淑女。

老四喜欢吃三里街的小鱼锅贴,他俩会经常在下午四点半小摊出摊买第一份,然后腻腻歪歪的走在梧桐落叶的秋天里。

那年冬天,四哥生日,我们所有人都喝醉了,四哥拉着廖小静的手,变魔术似的拿出一个戒指,问也不问的套在了廖小静的左手无名指上,“明年,咱们结婚吧”。所有人都拍着手,起着哄。

我一直以为,他们这样挺好的,也许明年,我就要吃他俩的喜酒了。

但后来,廖小静走了。

一 次不知缘由争吵,他俩把筒子楼里那点破旧家具砸了个稀巴烂,这俩暴脾气,吵起来可真不得了,原先干净整洁的小屋被他俩折腾的跟地震后的北川似的。廖小静当 着大家的面把左手上的戒指摘下来,狠狠的砸在四哥脸上。事后,大家都劝四哥“女人嘛,哄哄就好了”“别劝我,女人不能惯”四哥特别爷们儿的说,然后点上一 支烟。

那晚四哥叫上大家吃宵夜,他一个人喝挂了所有人,醉倒在大街上,吐的稀里哗啦。过了些日子我才知道,那次争吵之后他们冷战了一段时间,然后和平的分了手,廖小静去了大连。

从那往后,四哥开始了醉生梦死的日子,不再去戏剧团排练,不再接触外人,但常叫我们出来吃夜宵,大家都想着,过些日子就好了,把老四交给时间吧。

而 廖小静呢,她在大连进了一家外企,遇见了一个对她很好的男人,他叫陈立伟。那个男人不像四哥一样粗线条,很细心,会做菜,会在下班后早早的等在公司楼下接 她下班,有车有房,说话幽默,会在圣诞节送她Prada,会带她吃法国料理。但那时在廖小静的心里,也许还是四哥更重要一点吧。

一年后的平 安夜,陈立伟拿着戒指向廖小静求婚,廖小静低着头,看着单膝跪地的陈立伟,狠狠的咬着嘴唇,半天没有说话。气氛一下子尴尬了起来,陈立伟站了起来,傻傻的 笑着对廖小静说“对不起,也许是我太心急了,没有提前跟你商量,这样吧,戒指你先拿着,等哪天你愿意嫁给我了,告诉我,我娶你”。“对不起”,廖小静泪流 满面。

去年五月,我们参加四哥的婚礼,新娘是个文静,话不多的姑娘。婚礼开始前,廖小静一席长裙,坐在了我们这一桌。大家都调侃廖小静,砸 场子穿什么裙子啊。廖小静真的变了许多,披肩发,不再像以前那样大声说话。新郎新娘敬酒的时候,老四在我们这一桌说了很多话,但没有提眼皮子底下的廖小 静,我们举起酒杯,老四和廖小静很有默契的相视一笑,我想,关于他们的一切,都结束了。

第二天,回到大连,廖小静翻出装着戒指的首饰盒,笑着对陈立伟说,我们结婚吧。

“我 要感谢那段没人样的岁月遇到了你,一直认为自己要在戏剧团里唱一辈子戏,直到遇见了你,我才发现我的生活也可以和他们一样。我很享受二十岁时,毫无顾忌不 用应酬到深夜的日子,我一直跟他们说,我这辈子不想做个一事无成的混蛋,让年月带走生活里属于你的喜悦,但后来,你还是走了”。—老四

(文/阅读时间网读者·俊子;来自/阅读时间)

最后编辑:
作者:渡世白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