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言不美 > 白鲸之怨
2014
11-02

白鲸之怨

老话讲:没有金刚钻就别揽那瓷器活,做事之前应该先考虑一下自己的能力是否足够,这样可以尽量减少失败。

但还有一句话:要想知道梨子的味道,就要亲口尝一尝。有些事,不试试还真不知道自己做的如何,又或者是喜欢还是讨厌。比如一个单身的女人对已婚男人说我只是想简单的和你在一起,并不想要结果,话说得很好听,但真的能做到吗?

姑 且叫她云吧。男人是云新来的领导,没架子,有魅力,喜欢提携下属,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有了更多的接触,云很信赖他,说了很多自己 的私事,还送了礼给他。男人对她也很器重,有意培养她,单独带着她出差。正是这次出差改变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或许是察觉了领导对自己的另眼相看,感受到 了一份暗藏的情愫,她鬼使神差的给他发去了暧昧短信,而他,很快就回应了。

两 个人成为了心照不宣的情人关系,还别说,这对工作还挺有好处的,他表扬她、鼓励她,她自然也是充满干劲和激情的投身于工作中,再次燃起了生活的希望。但毫 无征兆的,他提出了分手,想要了解这段关系。如果说在此之前,她想的是不在乎天长地久,要的只是一份陪伴,那么随着他提出分手,她才发现,她很在乎,在乎 得要命,完全无法忍受他从自己的生活中剥离。

她难过,几近崩溃,吃不下睡不着,甚至要去看心理医生。他却毫发无损,而且她还发现,他又将曾 经在她身上用过的那些招数用在了别的女人身上,利用职权,表示关心,趁机挑逗和撩拨。云转过来求他,他却对她打官腔,说自己该做的都做了,没有对不起她的 地方,只是偶然还“开恩”和她在一起过夜。关系成了这样肯定没有办法好好在一起玩耍了,他想让她出国读书,她知道这是要彻底甩开她了,她不甘心,想要报复 他,“我想过给他老婆发邮件,我想过给他的官场敌人发信息,我想去纪委公开。。。我快崩溃了,我发现我仍然喜欢着他。”

她问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她想过止损,只是损失已经造成,不甘心被玩弄一番还是如此收场。

云 的故事让我想起“扳倒”衣俊卿的常艳,常艳的心路历程和云如出一辙,刚开始的时候都以为自己想得很明白,是游戏是交易是露水情缘谁也不求天长地久,“既然 我想来北京,想来编译局,就应该付出代价。”她们主动出击,示好求欢,而男人也本着“有便宜不占大傻蛋”的原则坦然接受了她们。

想得挺好,只是处着处着这心思就变化了,就变成了“这次我是玩真的了”、“我发现我仍然喜欢着他”。要求也变了,从“我只是安静的守着一个角落爱你”,到了他多看别的女人一眼,再和别的女人玩暧昧就断然忍受不了的地步。

从云淡风轻,到泥足深陷,她们管这种需求的转换叫爱情。但如藤般软弱的女人并不懂得爱,只不过是挂到哪里就不愿意离开。她们依附、寄生、缠绕,开始失控,索取更多,很快就叫男人觉得恐惧。男人出于安全,自然会想到终结这段关系,于是,她们更愤怒了。

女人的口是心非不仅会骗到男人,也会骗到自己。她们不愿意面对自己在感情上的软弱,就把本来是你情我愿的游戏,变成自己是受害者,是被男人侮辱和损害的关系。所以她们要报复,要以伤害偿还伤害,全然忘记了当初是自己自觉自愿走进这个游戏的。

这里面男人甚至都显得有点无辜。他们以为女人是熟读了规则才开始游戏的——本来就是一场成年人的游戏,不是吗?谁知道她们竟然是如此“不讲理”,翻脸无情,要上告要投诉要举报,彻底把自己搞倒斗臭。

我 当然不是为这些男人辩护,他们活该受到惩罚——英国作家伍尔夫说过:出来找乐的男人,碰上用情太深的女人,犹如钓鱼钓到白鲸——被愤怒的白鲸吞噬,就是他 们的惩罚。问题是,那些白鲸们,真的是因为强大的本能而去毁灭对手,还是像胡紫薇说的那样,“当我伤了谁,你一定得知道,我先对自己干了更狠的”?

女人的怨愤绝对是具有强大杀伤力的武器,绝望的女人有毁灭一切的力量。但她们在毁灭别人之前,先毁灭的是自己。她们将自己的生活撕扯得粉碎,反击只是因为无助和恐惧。在男人得到应有的惩罚之前,她们首先惩罚了自己。

说 实话,每次接到诸如此类的咨询,我就很为难。安慰都是无力的,而批评呢,在她们的痛苦面前,又显得有点不厚道。她们想要的大概就是我和她们一起去谴责男人 的轻浮男人的无情和男人的负心,但这有什么意义呢。既然是以不严肃的态度开始一段不严肃的感情,那就不应该要求它有一个严肃且负责任的结局。

世界很险恶,陷阱到处有,这是我们改变不了的事实。与其让坏人受到惩罚,不如让自己得到提醒。否则,白鲸之怨再恐怖,那也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文/晚睡姐姐;来自/阅读时间)

最后编辑:
作者:渡世白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