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言不美 > 是什么让我们举起了道德的大棒?
2014
11-26

是什么让我们举起了道德的大棒?

你说,这样人一定不是个好妈妈。

我说,为什么这么说呢?

你答,有了家庭有了孩子,还由着自己爱上别的男人,难道还是好妈妈吗?

我说,她是不是好妈妈,应该由她的孩子来判断,而不是你我。

你不甘心,那就是说,不管她干什么,她孩子觉得她是好妈妈,她就还是好妈妈了?那再举个例子,出轨,一定不是好老婆,这个总没错了吧?

我摇头,她是不是好老婆,应该由她老公来判断,不是你我。

你更不甘心,为什么?

我 看着你清澈的眼神,也有些无奈,我知道在你心里有一个单纯的世界,在那里一切非黑即白,对错泾渭分明,干净和污秽永不会牵扯。我知道,你是个心地善良的好 姑娘,我能理解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曾经我也几乎跟你想法一样——我们都是被道德教导长大的好孩子,单纯得眼睛里揉不下一粒沙子。然而,姑娘,我却不得不 告诉你,这个世界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当初会形成一个这样的性格,跟小时候读侠义小说有一定关系,我大概是在小学二三年级开 始跟爸爸一起看书的,作为革命干部的老爸经常看的都是些毛泽东、邓小平传记,再或者就干脆是传奇故事,比如《大宋八义》、《七侠五义》之类。从传记到小 说,基本都是主人公惩恶扬善,嫉恶如仇的,好人坏人分得一清二楚,好的好到冒泡,坏的坏到流脓的典型。当然,其实整个中小学教育,大体也是如此——我们总 是被教育要学习各种英烈各种模范,同时,鄙视各种反动派各种大奸大恶之人,这种教育方式对世界观的形成,大约也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当然,还有一个很重 要的因素,那就是自己天生比较死心眼,看来的学来的东西就理所当然都当了真,所以,非得碰个壁才知道,真实的世界,真实的人性,远没有这么教条和简单。所 以,姑娘,我也曾跟你一样,而写下这些话,也并不是要批判你,或者又来证明你是错的,从而证明我比较“对”。而是,也许,我们可以一起去真正的用心思考一 下,到底那些我们曾经执着的道理,是不是那么的有道理。

道德的作用,我想一方面是,这些准则和规矩,变成我们约束自己的规范,另一方面,它们也变成我们评判别人的律令。在我们的意识中,无形中植入一条规定,人人都应该符合这些标准来行事,甚至思维,否则就是匪夷所思的,甚至不道德的,错误的,肮脏的,应该被批判的。

在 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内心是没有弹性的,横七竖八地横亘着一地的藩篱。我们有很多很多的准则,很多很多的规矩,如同一道程序自动运作,符合这些,就判断为 “对”,不符合,就判断为“错”,而且觉得这样很有道理。然而,这是一种线性思维模式,缺少真正自主的思考过程,也无法体察那些被我们否决的人事物里面所 蕴含的感情与思想,从而也就缺少对人生的深刻体会。

也许,自律律人,从而到达一种行为规范的目的,是最初人类社会中出现道德所希望看到一种 结果。然而,当道德变成唯一的教条,而让人性失去了呼吸的空间的时候,这种规范也就变得过于僵硬而失去弹性,从而偏离了最初的良善目的。道德,一方面变成 了我们守护自身的盾牌,确保我们自身不犯错,免于集体责难,或者,以此来确保自身利益的安全,免于陷入被动;而另一方面道德又变成了我们的武器——我们不 允许别人犯错,否则,就用道德的大棒去毫不留情的打击,或者干脆把对方钉在道德的耻辱柱上,甚至,永不给对方翻身的机会,也以此态度确保别人伤害我们要付 出道德层面的代价,以免于别人可能的伤害。

然而,我们都忽视了一点,是谁设定了这些道德标准,又是谁给了我们评判他人的权利?当我们用自以 为的道德,来评判他人的时候,这种评判的行为本身还是符合“道德”的吗?就像文首的例子一样,一个女人是不是好妈妈,为什么要整个社会来评判她,而不是去 问问她的孩子?而事实上,也许唯一有权利评判她是不是个好妈妈的,正是她的孩子而非其他任何人。正如有权利评判一个女人是不是一个好妻子的,只有她的丈 夫,评判一个男人是不是好老公的,只有他的妻子。

想起前些天关于王菲沸沸扬扬的谩骂也是集中在这里:铺天盖地的骂声中,人人举着道德的大 旗,仿佛自己是圣母圣父的化身,要替王菲的孩子讨个说法。可是,王菲是不是个好妈妈,何时轮得到这些人置喙了呢?窦靖童和李嫣觉得她是个好妈妈,感觉很幸 福,她就理所当然是个好妈妈,而这跟她离婚与否,有什么关系呢?

然而,可惜的是,大多数时候,我们已经意识不到自己的界限在哪里了,我们总 是误以为我们有评判的权利,因为看起来我们的道理是那么”对”。看《爸爸去哪儿》的时候,众多的评论也是集中在,XX一定是个老公,或者XX做得还不够 好,不是个好爸爸。这种评论都是越界越权的。你可以说,你觉得他比较符合你对好老公的期待,你喜欢或者不喜欢这样的男人,但却不能说他是个好老公,因为你 不是她老婆。而“好老公”这种事情,是没有一个真正硬性的标准的。你觉得照顾老婆无微不至是好的,她可能觉得男人在外面闯荡才是好的,你觉得温柔体贴是好 的,她可能觉得男人心那么细很讨厌不够man,你觉得会烧菜会做饭是好的,她可能觉得有思想能交流是最重要的。关系是碰撞的结果,而不是单方面的显现,所 以离开他的老婆,谈论他是个好老公,本身就是个伪命题。甲之砒霜乙之蜜糖,什么是好,本身就是没有标准的。何况以外人的身份,去评论他人的私事呢?

写到这里更深觉这个问题的复杂,忽然不知怎么脑海里出现一句话,是康德说的吧,世上有两样东西最使我敬畏,那就是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也许道德,可以追溯到很远很远的历史,人们一直在探索关于道德的种种,然而直到今天依旧充满迷思,越思索越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回顾历史,不难发现,也许,道德是社会文化综合的产物,并随着社会文化的改变而发生改变。远古时期,茹毛吮血,以树叶兽皮遮体,裸露并不被视为不道德。而在封建男权社会,女人可能不小心露出胳膊腿就是伤风败俗大逆不道了。时光在流转到今天,这又变成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这个反思也同样适用于伦理,最常见的伦理反差莫过于人类对近亲结婚的态度,古人看来姑表亲是“亲上加亲,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好事,对某些贵族来说,又是可保证血统纯净高贵的方式,几乎不论中外都是结婚首选,然而在现代,却在大多数国家都是违法的,也不符合伦理的事情。

了解了这些道德与伦理的演化,你还能简单地认为自己以为对的,就一定是对的吗?如果道德本身都在发展变化,那么固执的简单以道德的大棒去划分人的好坏的行为本身,是不是也是片面的呢?

道 德与人性,这是个复杂的话题,我自然只能拾人牙慧,贻笑大方,然而,却依旧想要去说点什么,也许是因为这个问题的普遍性吧。我们每一个人,几乎都是在那种 “忠孝节义”的教育中长大的,不管你有没有意识到,我们被灌输的价值观其实狭窄的可怜。我们很少谈人性,几乎所有的课文讲述的不是不怕死的英雄,就是带病 工作死在岗位上的烈士,那才是值得歌颂的。而人性是什么?那些卑微的,那些阴暗的,那些自私的,那些怯懦的,那些我们都能感觉到自己有的“不好”的东西, 都是被否定被鞭笞被批判的对象。于是,我们不得不谨小慎微,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自私藏起来,把自己的阴影藏起来,我们害怕不被这个世界所接纳。可是有一 天,我们长大了,发现这个世界不是自己想的样子,原来书上说的,电视里演的,并不是全部。原来人是可以撒很大很大的谎的,原来人是可以那么自私自利的,原 来人会朝秦暮楚会两面三刀会口蜜腹剑会阳奉阴违……于是,有一部分人妥协了,相信人就是这样的,渐渐彻底的放弃了曾经坚守的道德底线,随波逐流, 一部分人坚持着,却屡屡受挫,觉得别人错了,这个社会错了,这个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怎么可以是这样的,结果一天比一天愤世嫉俗,活得内心痛苦而僵直。除 此之外呢,我们还可以做些什么?在道德与人性之间,我们要怎样去找到那个平衡?

我想,也许是时候去重新看待人性的复杂,给这部分以正常呼吸 的空间,而不是一直隐藏在阴暗的角落里,以阴暗的方式传播,不是让我们的教育永远占据在道德制高点创造一个真善美的假象世界,造成现实与认知的巨大落差与 冲击。也许,我们需要的是更多的直面,直面那些阴影,直面我们每个人都有的那些不那么符合高大上与真善美的道德律的人性,它们可以被逐步的完善,却无法被 抹杀,它们可以逐步的提升,却无法被隐藏,抹杀只能带来内心的残缺,隐藏只能带来阴影的霉变。

也许,也同样是时候来找到一条让道德与人性和 解的道路了,它们原本就不该只是对立。也许,道德更多偏重于理性,而人性则更偏重感性,只讲道德,就看不到人性的复杂,也就失去了对人的悲悯与尊重;只讲 人性,完全放弃道德的约束,道德就会沦丧,欲望就可能主导人的思想与行为,那么,也可能带来人类社会的退步。而道德作为人性的规范,可以提醒自己不陷入欲 望的泥潭,不纵容自己的贪念,人性作为道德的补充,可以对他人更多一些人道主义的理解、同情与关怀。

而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也许都曾渴望过 道德的美好,也曾经为人性的暗月亮而感觉迷惘。也许,我们可以努力的是,继续保留道德中的美好期待,留给自己,有所为有所不为,而同时,把更广大的对人性 的关怀与理解给予自己,也给予他人,了解每个人都有这样那样的犯错的可能,都可能在某种情况下有不那么符合道德律的想法或行为,对别人的事儿,少一分武断 的评判,保留一份可理解的余地,毕竟我们不是那个人,不在那个状况里,我们无从百分百感受对方每一个细微的感受,我们也就没有简单粗暴的指责别人的立场。 而同时,对人事物更广阔的接纳,其实也是自己内心拓展的过程,当我们生活在批判里,用道德给别人贴上这样与那样的标签的时候,最终不过是让自己的心戒备森 严,僵硬无比,而给自己和他人以机会,内心才会渐渐趋于宽广和柔软。

(文/阅读时间网专栏作家·慕棉;来自/阅读时间)

最后编辑:
作者:渡世白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