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鳞集仰流 > 幸福无关他人,只需忠于自己
2014
12-27

幸福无关他人,只需忠于自己

颈椎病发作,朋友介绍了一个按摩大姐。每次上门按摩颈椎。一个半小时,50元。

大姐很忙,提前预约都要排期,初次见面,她健谈开朗,骑个电动车,一脸风尘仆仆的样子。

我问她为什么这么辛苦出来每天帮人按摩。她笑:为女儿啊。

她的女儿,今年18岁了。10年前,被诊断出患有糖尿病。所有的医院都诊断:女孩活不过半年。而当时,她正经历着丈夫外遇的婚变以及母亲去世的打击。“女儿出院的3500元都没有办法付上,穷的要死,最后还是我临时找客户预支,你500她500,靠大家帮忙,才垫上的。”

把女儿从医院接回来之后的那个晚上,她辞掉原来门店的按摩工作,变成打游击式的按摩,这样自如的时间,方便照顾女儿。一边帮女儿料理身体;一边还要一个人出门赚钱,一边还要照顾已经80岁的老父亲,“每天只能睡3个小时。”

她的专长是按摩,对中医的各种穴位非常熟悉,那段时间,她天天看看书研究针对女儿的穴位。“有次特别幸运,遇到一个中医学院的老教授,教给我一些针对糖尿病的穴位,我就天天跟他学。”

她每天都精心给女儿准备各种食疗的东西:怕升血糖,不能喝果汁,就打小麦汁;菌群紊乱,不能喝酸奶,就要考虑别的药物;她每天都要给女儿按摩一个小时以上,随时针对女儿的突发情况进行针对性治疗。时间久了,她几乎快成为这个病的半个专家。

10年过去了,她的女儿不仅没有如医生预言的那样,反而长成了18岁的姑娘,“现在还是偶尔有点小毛病,不过整体稳定了。”

我问她:为什么当时不考虑再生一个孩子?她说:“从来没想过,我也没想过抛下女儿,那毕竟是个小生命。”她对女儿的将来也有考虑:“如果她结婚了不能生孩子,我就给她领养一个,那不是为我,是为了替我陪伴她。”

又问她:最难的时候怎么挺过去的?

她笑:不要想那么多,事情来了就面对,反正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我就这样想的。说完,耳朵上的长耳环一晃一晃的。跟她说耳环很好看,她乐:“很便宜,淘宝买的,我脸尖,适合长耳环,戴圆的不好看。”

女儿和她现在过的很快乐,每天有个懂事的小棉袄在家等待,她充满了动力:“其实我也不知道未来她会怎样,但至少现在我们很幸福。”

幸福是什么?

这个词,是我们屡屡被提及的词语,却真的有人,了解它真正的意义吗?

是工作得到升迁,还是股票连续大涨,是房子升值几倍,还是孩子考上名校?有一个段子说:去参加同学聚会,得把最贵的衣服穿上,把最好的车开着。最好是:一人把全班的单都买了,这样显得:你过的不错。确切说:混的不错。

中 国人一直匆匆忙忙。也不能不匆匆忙忙。曾经看过一句话:地铁里,你的穿着,基本能暴露你生活的圈子,说的更现实一点,是阶层。你早就不知不觉中学会了用俗 世的标准去判断一个人。于是,你也得不停往前冲,生活像一阵被PS的美图秀秀,却很少停下来,问问自己:多久没有看望父母?多久没有间隔休息?又有多久, 没有看过路边的春花夏雨,秋叶冬树。活得忙而累,忘记慢和美。

烈火烹油,繁花似锦。伴随着微信里那一遍一遍被疯狂刷屏的心灵鸡汤:如何成为老板信任的下属?朋友圈如何成功营销产品?那一刻,人人都在自我反省,靠它滋补内虚的身心。

所以,当幸福这个词语,从这位风里来雨里去的按摩大姐嘴里漫不经心的冒出来,并且她的脸上真的洋溢着那样知足的笑容时,我被深深的打动了。

一个单身的穷困女人,带着一个生病的女儿,不是每天哀怨过日子,就是要以泪洗面了?但她不,她觉得:自己得到的是和亲人18年的陪伴,并且,现在,正在陪伴。

2011 年的夏天,北京301医院的手术大厅里。我在等待父亲。早晨9:00,一个又一个病人被放置在床上推进手术室,同时进行的,是100多台手术,每天如此, 如同一个巨大的流水线。2012年的冬天,去九华,下了雪起了雾,在艰难中爬上了山,却看到了独特的风景:被雪冻住的大树,伸向天空,枝丫密布,似乎在无 言的诉说:天地之大,生命之小,宇宙洪荒中,个体一个人,真的不算什么。

在那一刻,你会深深明白:人生是一场永远得和失的较量和比赛,而裁判,不过是你自己而已。很多时候,你此刻追逐的,并不是真正想要的;被你忽略的,才是最最重要的。快乐两个字,无关任何物质层面的东西,它看起来很大,难以得到,但实际上很小,小的只跟你的心那么大。

只是,有太多的人,身在此山,却看不清楚那一句最简简单单的道理:幸福无关他人,只需忠于自己。

(来源/新浪专栏,文/葛怡然)

最后编辑:
作者:渡世白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