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言不美 > 趁你还能记清来时的路
2015
01-13

趁你还能记清来时的路

嫉妒也好,羡慕也罢,总有些人,她们生来就是女神。

她们或是恋爱达人,或是职场精英,圈子极广,光彩照人。你不知道她们的故事,却总想探究。她们像迷一样,深不可测。

也有这样的一群女生,她们生来是花痴,是腐女,是汉子。

她们自己赚钱给自己花,自己煮面给自己吃,买新衣服给自己看。她们满身伤痕,相信爱情,交谈几句便知,可没人想去抚慰。她们是白纸,比白纸还真诚。

晓苒,则常常游走于两者之间,女神的外表,屌丝的心。

当她第一次携男友出场时,我是满心期待的。

要知道,在与她共事这些日子里,她桌上花瓶里的鲜花就从没枯萎过。她不勤快,只是追她的男同事勤快。

她曾跟我倾诉过,说她被自己的外表毒害了,总觉得许多男人喜欢她,是为华美的外壳。所以从中学起,她就学会了拒绝。主动喜欢她的,一概不理,她只挑选自己喜欢的。

我跟她说,男人刚开始都很表面,他们不想深究,只跟随荷尔蒙的方向。可你只挑你爱的,不论对方,到头来,你和那些男人没什么两样,甚至比他们更表面。

她不同意我说的。她坚信自己的眼光。

一两句话,也争执不清。于是她跟我保证,等哪天找到自己喜欢的,她会带过来给我看。

我知道她不是为了秀恩爱,而是为了证明她的选择。所以这次,我特地赶来,以她某个远房表哥的身份。

据晓苒电话里的描述,她钟情的男子是一家创业公司的老总,高端大气上档次,清风飒爽不落俗。

走进餐厅,我一眼就认出了晓苒,依旧漂亮得体。

她看见了我,朝我轻轻招手,指引我走向座位。

“对象呢?去洗手间了?”到了座位,我也没看个人影。

“没。再等等,他今天有会。”

虽然心里有些不爽,感觉他有点装大腕,但好人做到底,我只好装作没事,继续和晓苒聊聊近况。

突然晓苒站起来,我知道这位高大上的男人来了。我也站起身,回头朝他打了下招呼。

甫一见面,外表过关,除了年龄稍大,装束和举止都找不出太大问题。

相互介绍完毕,坐下聊天。他一开口说话,问题便全来了。

“买房了么,表哥?”

“没。首付还没攒够呢。”

“别怕,哪天给你划快儿地,咱自己盖都成。”

“哈哈哈哈,你太幽默了。”

我以为他在幽默,谁知道他竟真的掏出了电话,打给一位朋友。

“六儿啊,嘛呢?”“五道口那块儿地,给飞哥留着么啊?”“你得抓紧办啊,差事儿了就兄弟了。”… …

听这些话,笨想都是在忽悠人。可晓苒却在一边,直直地盯着他,笑开了花。

撂下电话,本以为他会向我炫耀一番,没想到他把这茬忘得死死,紧接着就跟我聊起了创业投资,动辄百万千万,把晓苒唬得愣愣的。

再不济,本尊也是理工出身,而且还双休了经济金融,听他这么一吹,较真的劲儿就上来了。可每次话到关键处,他都可以自圆其说,搪塞一切。

比如说炒基金,他说他认识朋友,可以透露小道消息给他,所以他玩基金,只赔不赚。我将计就计,问他经常炒什么类型的,风险系数怎么样。他不懂,但他不说不懂,转移话题说改天帮我问问。

比如说开公司,他只吹嘘自个手攥多少钱的项目,抱怨底下员工多么白痴不懂事。可问他什么项目、几个部门、多少员工,他却回复自己不懂,都是助理帮弄。

最可气,就这样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老总,饭钱还要晓苒帮垫。一个如此圆滑事故的老总,只喝两三杯红酒,却装作烂醉如泥,躺在桌上,谁叫也不起。

最不可思议,本以为晓苒会很生气,谁知她却百般替他遮掩。回家后还给我一条微信,帮他解释,叫我不要介意。

我当然不介意,与我又不相干,顶多就是看着碍眼。怕只怕,这姑娘不知行情,陷进太深,不能自拔。

于是我回复给她,说不介意,并且嘴贱,又多说了此男的一些坏话。

本以为她会感恩于我,谁知她不听劝,竟打了千余字,说跟他交往纯属自愿等等,俨然一副老总夫人的神态。

深知,挽救这样的姑娘,告诉她渣男多烂,远不如让她自己去发现。

如同,身在井中的青蛙,与它说井底狭小黑暗,它反倒不服,跟你狡辩,直接托它出井,把整个世界展现给它看,自会了然。

我说,好吧,既然你相信自己所选,与他深交一段时间再说吧。

她说好,明天就跟他同居。

为了同居,此男开始领着晓苒,到处看房租房。

从五道口他兄弟的地儿,跑到公主坟他姐妹儿的楼盘,两人最终选了沙河的一套房,不买,长租,一月一千二。

四十多平的自建房,两个人住,也算可以。

谁知搬家之际,此男居然搬来了三张办公桌,六台电脑,连带一干人等。

一问,才知这些是他公司的全部家当。而他本身,根本不搞什么风投,只是接受投资。所谓手下员工,其实总共七人,每个人都有官衔,平起平坐,什么营销总监、人事经理、技术顾问云云。

再问,才知此男搬家不为晓苒,只是原来租的地儿到期了。同居是假,办公是真。

晓苒得知这些,的确震惊,无法接受。

如果震惊之后是大怒,大怒之后是分手,如此结局,该是多好。

只可惜,隔了不几天,她便不再介意了。她表示,她全然理解,一个男人创业时的艰难,于是开始倒贴房租,反客为主,主动辞职为他买马配鞍,忙活业务。

可能桀骜不驯的女子,是听不住劝的。此时我再想旁敲侧击,已经找不出更好的理由。

荏苒一年,苦寒了一冬的萱草,已含笑重生。

再次见到晓苒,是在面试的会议室。她想重回公司,继续工作。

眼前的她,风韵犹存,只是脸颊瘦出了棱角,说起话来,平添几分刚劲。

问她这一年的状况,才得知她过得那么不好。

辞职后不久,她又见到了他的妻子和小孩,以公司员工的身份。她没有走,以情人的身份留他身边,悉心陪伴。

陪伴了半年,发现自己时常干呕,她才知道已怀身孕。她没有走,以孩子妈妈的身份,渴望转正,乞求重视和疼爱。

直到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她才彻悟,走与不走,已不重要。她一直深信不疑的男人,如今已拎包逃跑,抓不到身影。

听完这些,我忍不住心疼。她却比谁都清醒、理性,没迟疑一个字,没掉落一滴泪。

问她为何当初那么傻,像中蛊一样,谁也拉不回。

她笑着答我,说怪她骨子里的偏执与任性。

偏执没错,只是把主动权交给对方,好坏都要自己承担。

不光晓苒,大多姑娘都逃脱不了外物的束缚:“这是姐第一次如此倾心”、“双方的父母都拜见了”、“老娘都为他堕过胎了”、“孩子都打酱油了”… …为了诸多理由,爱情欲走还留。

这不是时间的问题,不是深浅的问题,只是一开始就错,后面便很难再对。

许多人,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有的姑娘就很幸运,手一牵,证一领,便和某人过了几十年。可有的姑娘明明很努力了,却还是说分就分,说离就离,什么都改变不了。

有的姑娘,回眸千百次,只爱对了一个人。有的姑娘,爱了一辈子,孤独一辈子。

幸与不幸,不在姑娘本身,而在她们的选择,以及执着的程度。

不是每一块石头,都可以打磨成美玉,就像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被你打动。

选错石头爱错人,都不要紧,重新挑选就是了。

怕就怕执迷不悟,或错把烂石当宝玉,或高估自己是位好工匠,从此将自己推向深渊,万劫不复。

一厢情愿,不过是最浅的交情。

其实你我,不过相识一场,谁也犯不着为谁将错就错。

走错了就回头吧,趁天还没完全黑,趁你还能记清,来时的路。

(文/老丑;来自/阅读时间)

最后编辑:
作者:渡世白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