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鳞集仰流 > 不潦草地决定,也不轻易地妥协
2015
03-19

不潦草地决定,也不轻易地妥协

在我的初中时代,有过一段灰暗的时光。

那时的我,因为跳级跟不上初中的课程,多门功课亮起了红灯。本来因为会画画,老师选我 当了宣传委员,也因为成绩太差而被撤职,不仅如此,还多次被任课老师请家长——虽然这些事情现在看来都是无足轻重的小事,可对于当时还是一名初中生的我来 说,都是超级丢人和伤自尊心的“大事”。

清晰地记得,生物老师和地理老师先后找我谈话,告诉我,你的分数简直低得不可思议,全年级比你分数 更低的人屈指可数;数学老师在我作业本上的证明题后面写着大大的四个字“逻辑混乱!”;英语成绩从来都在及格边缘徘徊… …那几年的我最讨厌家庭聚会,因为饭桌上的话题永远都是我的学习。家里的亲戚都觉得我的父母不应该仅仅为了想要我念重点中学的初中部,就匆忙决定要我 跳级,大人们都觉得这孩子考大学没戏了可怎么办。那时候的我,还完全没有长大,也从来没想过自己将来要做什么。只觉得自己好笨,为什么别人能考一百分的卷 子,自己却连一半的分数都拿不到?

我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对课上的东西也完全没兴趣。唯一喜欢的,就是自己在一边瞎写写、瞎画画。还记得那时候的班主任李老师,常常用每个班主任都运用 娴熟的“瞬间移动超能力”,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的身后,从我手里没收掉那些被我画满涂鸦的纸和本。很多年后,我在北京大兴区的一个邮局里,寄给他一张画着 他Q版头像的明信片。我感激他,感激他从没有阻止过身为“差生”的我喜欢画画。那些班级里的“差生”被老师揶揄和讽刺的桥段,从来没有在我的身上出现过。

那 位戴着黑框高度近视眼镜,因为和教室里挂着的“名人名言”上的“方志敏”很像,而被同学们戏称为“方老师” 的他,总是淡定地对我说道:“这些事,你拿到家里去做就好了。” 那时的我,唯一能引以为豪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作文分数。在我的初中毕业册里,好几位同学留言说,祝你长大以后,成为一位作家。他们不知道,其实我最喜欢 的,是画画。

到了高中,虽然经过了几年时间的适应,我的成绩比初中好了许多,但在那个高手云集的重点中学里,我也只是位于一个中等偏下的位 置。以湖南省可怜的高考招生比例来算,当时的我能不能考上大学还是个未知数。直到遇上了立体几何。命运的神奇之处就在于,你永远都不知道你的人生会发生怎 样的变化。也许是小时候就画石膏的缘故,我的立体几何学得出奇的顺利,也因此,激发了我的学习兴趣和潜力,从此数学成绩一飞冲天,高二的一次考试,竟然考 了满分。当时理科班的同学遇到我,惊讶地对我说:“这么难的卷子,你竟然可以考满分,你还是人吗?” 这一切,都是初中那个“逻辑混乱”的我,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

那一年的家长会,班主任要我在会上给同学们分享数学这门学科的学习经验。不知 不觉地,数学成绩也带动了别的科目,我的各科成绩慢慢都好了起来,竟然也成了班里排名靠前的“好学生”。高考临近,因为怕学专业而耽误文化课,家里人本来 也不希望我走艺术这条路,高一的暑假之后,我离开了画室,正式踏上了“文化生”的道路。

2005 年的夏天,我挤过了湖南省“高考”的独木桥,考到了北京,开始了我真正意义上的“独立生活”。因为一直以来,都是写作在带给我自信,我选择了编辑出版专业。那一年,我第一次离开家住集体宿舍,那一年,也恰好是新浪博客在校园中流行起来的一年。

还记得当年刚开始写博客的时候,有位高中闺蜜说:“这年头不写个博客什么的,别人都觉得你‘不入流’。”那段时间,我身边的许多朋友同学,都纷纷加入了“博主”的行列,“写日志” 成了那时候大学生里非常流行的一件事。

从 那时开始,我告别了小时候记日记的习惯,从此不再用笔在纸本上写日记,而是逐渐养成了用键盘记录生活的习惯。时至今日,8个年头过去了,刚开博客那会儿加 的好友们,几乎都已停止了博客的更新,而我的写作阵地,也由原来的新浪博客,慢慢拓展到了人人网、网易之类的其它社交网站上。去年的时候,因为一篇在微博 等各大网站广泛传播的文章,竟然有好几家出版公司的编辑找到我,问我有没有兴趣出书。作为一个学编辑出身的家伙,我从没想过,自己有天也会被编辑找上门 来。写作,本来只是我一个小小的爱好而已,从未想过要因此而得到什么。而现在,我竟然也成为了一个有固定读者的写作者,我觉得自己很幸福。

“任 何一件事,只要坚持十年,一定会有意想不到收获。”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妈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因为坚持用写作记录生活,也因为保持思考的状态,我在念大学的那几年,成长得很快。大三的时候,我做了一个自己 都觉得非常不可思议的决定:跨系别、跨专业考研。因为我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仍怀揣着一颗热爱绘画的心。记得当时我去艺术设计学院找一个教素描的老 师蹭课,当我告诉他我准备考中央美术学院,想来听听课、练练手的时候,他很鄙夷地哼哼笑了几声:“你们文化生,别以为画画这条路很好走,不是那么容易 的… …”

可是现在,我不仅早已从央美毕业,而且还顺利地成为了一名视觉设计师,每天的工作,就是用电脑画画。所以,你看,当你被他人嘲笑的时候,你不会知道谁能笑到最后。

2011 年,我的文章《行走世间,全是妖怪》在人人网上被三十多万人阅读,好几万人分享,并且被很多其它网站转载的时候,我发现,原来自己的观点能被那么多同龄人 认可,自己的文章能被那么多人转发和分享。我非常开心,我幻想着,会不会有一天,自己能出一本写给同龄人的书。

现在,我的那些文字真的集结 成了一本书,书里还有我自己画的插图。这本书里所包含的,是我从大学到现在成长的点滴,有我自己和朋友的故事,也有陌生人的悲欢。这八年,是我人生中最重 要的八年。现在的我已经远离了美好的校园,走入了社会,但是我依然觉得自己很快乐,很幸福。因为我每天都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每天都在学习各种有用的 “新技能”。我还会继续写下去。八年前的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当时的专业,会成为我现在的业余爱好,而原来的爱好,会变成我后来的专业。感谢绘画和写作,让 我能用这么多的方式去感受生活,记录生活。感谢父母的培养,感谢在人生道路上,曾经拉过我一把的老师,感谢我的读者,感谢我的责编,感谢现在我所拥有的一 切。

前不久我换了一份工作,一名面试官在看完我的简历和作品之后对我说:“我知道了,你就是传说中的‘学霸’吧?” 你看,从儿时的“学渣”,到如今别人眼里的“学霸”,也就这么回事。我所做的,不过是在每一次选择中,都选择了自己内心最想走的那条路。而这些抉择带给我 的,远比我预期的要丰厚得多。曾经有一位老师对我说,人不可能总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很庆幸,自己没有相信他。

所以,也请你们,我的读者,永远别忘记梦想,永远别潦草地决定对现实妥协。永远别因为当时的一点点阻碍,就放弃追逐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总有一天,你爱的人,你爱做的事,全都会围绕在你身边。

只要你想,只要你做。

只要你做,只要你坚持。

只要你相信,你配得上这世界上,一切的美好。

(文/婉艺 ;来自/阅读时间)

最后编辑:
作者:渡世白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