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言不美 > 谁该天生对你好
2014
04-20

谁该天生对你好

刚从学校走入社会的时候,因工作的关系认识了一个行内的一个牛人,身处重要位置的她待我非常好。不仅工作方面愿事无巨细手把手教,还如一个母亲一样 偶尔关心我的生活。譬如说,在某个重要的日子,她送了我一套职业裙装,很高档。我一切都没往心里去,将一切认为理所当然;没有太多感谢的表示,甚至有时还 有所唐突。

直到数年后的某一天,我在一个左右为难的环境里无缘无故受了大委屈,突然就想起那个母亲一般的人,她曾经对我那样好,眼泪刷地流 下来。我立即跑到街上买了一张卡片,认认真真写下了几句话,寄给她说:多谢你曾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少不更事的我,直到现在才明白那有多么珍贵。卡片没有回 音,但我猜想她应该收到了。又过了一年,我因事去了一趟她家,一进门就看见那张色调明亮的卡片方方正正搁在客厅的电视机上。我心一动,尽管迟了些,这个善 良的人总归是收到了一份真切感恩。

一年年过去,我已不再是当年那个鲁莽的家伙。此间经历过许多事,说过很偏激很伤人的话,也与几个很重要的朋友在人生的路口一一话别等等,一直到今天,实实在在的今天,心里冒出了如题的那句话:没有人天生就该对你好,每一个人的每一种好,都弥足珍贵。

从 前也曾赞同过一种看似前卫的观点,譬如说父母生孩子其实都带有自己的私心,那就是希望孩子长大后会有所回报。一些“很有个性”的人由此提出,孝顺不应该是 一种责任,父母生养了孩子就有义务教养,至于孩子孝顺与否则并非“必需”的事。初看到这种观点,我一笑而过,亦觉有些许道理。今天不再这样想,父母也不是 天生就该对你好啊。这个世间还有一些不那么称职的父母也会有不那么孝顺的子女,他们都是一种人生残缺的印照,却不应该成为一种行为普遍化的理由。大恩不言 谢,但心里要知道,为了我们的顺利成长,曾经有人付出很多很多。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在有生之年说出来:我知道,你对我的好。

对其他朋友、家 人甚至陌生人,也要有适度的“知道”之心。好些年前曾经丢失过一个朋友,我们认识的时候各自有恋人,且彼此之间只有温暖的坦白的友谊,因此自始至终都是坦 率而纯粹的朋友。由于心无遮拦,他给过我很多关怀,包括工作遇到问题时的鼓励,以及失意时的细心宽慰。因为彼此的坦荡,不久后他的女朋友也成了我的朋友。 但在一个突然的场景里发生了一件突然的事,由于我的疏忽引起误会,又由于内心的骄傲不屑解释,一个星期后彼此成为路人。此后听别人说起他,不乏刻薄的评 价。我装作不熟,心里却知晓,我与他曾经明明白白证实过,男女之间可以有纯粹的友谊,而那时的他多么良善,恰如兄长。他对我曾那么好,如海滩上的白沙一 样,一眼就可见到清洁细致的质地。可彼时不明白,没有人欠我的,没有人在误会面前真的不需要解释。此事让我逐渐懂得要以合适的方式去珍惜朋友,要在误会发 生的时候委婉却清晰地说出真相,要有一定的感恩之心,包容善待自己的人,这当然也包括身份稍稍有点敏感的异性普通朋友。

到广州恰已十年,认 识或忘记了许多善良的人。如今走在单位大院甚至是附近街上,都会遇到有人友善致意。有些人叫不出名字,彼此依然会微笑相对。那些点点滴滴的亲切,早已模糊 了身份,只记得那都是曾经对我好或者我曾经对他好的人。就像两尾鱼,在某处遇见过,在此处笑颜相对。如今明白,这些并不深刻的笑颜,都是来温暖我们人生 的。珍惜他们,应该如同植物珍惜阳光。

没有哪一种发自内心的好,禁得起别人长时间的轻忽与淡漠消磨。在日常生活里,在亲情、友情、爱情中, 均是如此。只不过有些人耐寒性强些,有些人弱些。别人对你的好,也许不仅仅因为你可爱,更可能因他的善良与包容,以及相逢在同一时空的缘分。美好的觉察与 感恩的心,无论怎样累积都不会溢出。这让我们时刻在成长,听见花开的声音。

至于那些带有些许挑剔甚至恶意的人,恰如某些“高人”所言,他们 是来考验我们的修养与定力的,附带考验我们的人生达到了哪种境界。对于本性不坏的人,亦可靠近,终有一天他(她)会以心底的纯良一面待你;对于本心有残缺 的人,疏离也不失为一种选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际遇与道路,谁也不能成为谁的拯救者。我们最终只能承受自己的人生。

(来源/新浪博客,文/东方小四)

最后编辑:
作者:渡世白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谁该天生对你好》有 2 条评论

  1. 阿桑小僧 说:

    浮沉人生,总会有太多遇见与错过吧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