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鳞集仰流 > 知道不完美,却阻挡不了你的千万种可能
2014
04-29

知道不完美,却阻挡不了你的千万种可能

这是我的故事。

我以为我会被安排,后来才发现,有那么多可能。

出生在工人家庭,小时候,老师问,你长大了想做什么?没有答案。

长大后,该做什么?这是很着急的问题,不愿意思考或者不敢思考。或许顺应命运,顶替父亲的职位,进厂子里做一名工人吧。

小时候,很羡慕那些被命运“眷顾”的人,他们知道不知道该要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被命运选中。

有一年,电影公司来学校里选小演员,坐在我隔壁的隔壁的小姑娘被选上了。

有一年,好多同学,都去一个叫少年宫的地方,学习舞蹈,学习乐器,学习… …

有一年,高中同学北上,很时髦地考上了北广。

我没有选择,甚至不敢提我的要求。

那个时候,问过自己,你有梦想吗?你想要什么?

不是没有过。高二那年,我喜欢了黑匣子,最疯狂地是,瞒着爸妈,在大半夜,躲在客厅里拿着座机打热线电话,让朋友录从电台里传出来的声音。

骑 自行车,半个小时,去参加电台节目的录制。然后小小的心灵想着,我要考广播学院。最后,我连提都没提。我害怕,这样的要求被唏嘘,其实更怕给家里增加太多 的负担。那时候,北上考试简直是天方夜谭,父母哪来的假期,家里连出去旅游的钱都没有,更别说是陪着我去考试。更重要的是,那些去考试的人儿,都是学了几 年小灶,一节课几百块,我拿什么和别人竞争。这些,我没法提出。那时候,我真恨贫瘠。

大学,父母说,男孩学计算机好,就这么被安排学了电子信息。

大一,在图书馆里泡着。因为免费,因为很多东西可以看。

第一篇投稿的文字,是写在纸上,然后用二指禅在网吧里打出来的。打完那四千字,居然就会盲打了。

渐渐发表了几篇,我和父母提出要一台台式电脑。我说,我要写书。

我的姨夫,哼哼了几句:买了电脑,就能写成书?

是啊,我心里颤抖了一下,这不是打保票的事儿。我们家没这熏陶,没艺术天分,“出书”是天方夜谭。没人会看好我吧,我没再争取,因为我没可能,自认为。

在大学,没人管我。有时候通宵在网吧里写,旁边充斥着打“传奇”的声音,经常只能戴着一个耳朵能听到声音的耳机,压在耳朵上,以便和周遭隔绝。三四个小时下来,耳朵被夹得疼,肚子饿。浑浑噩噩地写完杂志稿。

都忘记当时是怎么过的那一年。写了几十万字,都是在昏暗的,不安静的网吧里,完成的。

直到,我真出了第一本书,集结了当时在网吧里写的十几万字。直到收到真实的纸书,我的父母才相信了,我可以。我也相信了,原来,我可以。

我妈给我买了第一台台式电脑。暑假寒假,不是实习,就在家里,写啊写,写到几年后,再也写不出任何的小说了。

大四,上学期。阴差阳错,自己拿着出过的书,应聘一家电台的DJ,直接敲门找的台长。都不记得当时是什么胆量敲开的门,也忘记了,究竟谈过什么?

只记得,我没毕业,没有主持考核的证书,忽悠电台的门卫闯了进去。

第二天,上主持台。正式上节目。搭档好奇,你真没训练过?我说真没有。

原来,老天,赏了我这一口饭吃。电台做了一段时间。我想北上了,又是傻瓜的奢求。

每天两个小时节目,不用坐班。有一天,半夜下班,我坐着公交车,看车外,突然觉得生活很空洞。深夜的谈心节目,把我似乎要挖空。每天,中午节目后,无所事事,在台里摇晃,等着上半夜的节目。

这个城市,当时已经待了20年,太想看看外面,外面的别人是怎么过的?

我有没有别的可能?

来到北京。做了编辑。那是毕业的第二年了。没存款,有时候靠熬夜撰写的稿费为生,很窘迫。

是想过放弃的,想自由。知道,内心讨厌格子间,讨厌束缚,想一醒来,去干自己喜欢的事儿。羡慕一些作者,虽然熬夜,虽然辛苦,但是自由职业,让我向往。

我妈说,今天能写,今年能写,以后就一直能写吗?还是有份安稳的工作为好。

然后我不敢,放弃每个月稳定的工资。我被自己逼迫在角落里。不敢往前迈。时常羡慕那些,勇于追求自己想要的人,或者说,那些知道自己想要的人。徘徊和纠结就留给我们这些看似活得稳当的人心里。

又过了六年。瓶颈。

那一年的年终,荣誉很多,最佳编辑,优秀编辑,优秀团队,CEO大奖。但是,压力巨大,每个季度考核的出版量,当图书变成要完成的一座座码洋,我寒了心。

我哭了,在庆功宴上,我喝醉了,断片儿,领导把我送回了家。同事睡在边上,怕我出事儿。后来我才知道,我一直趴在领导的怀里,说着,明年我完不成。完不成任务啊。

第二年,失恋加上生病,做了人生的第一次手术。

没敢告诉父母,至今他们都不知道我做了一个全麻的手术。医院要求必须要请一个护工,因为全麻后,需要护理,最后,为了那几百块,我咬牙自己挺过去,没通知任何人,我想人生,总该有一次我自己的决定。

死扛了过去。全麻。1,2,3睡着。醒来是全麻的痛苦,不亚于宿醉。

我的人生就这样了吗?无休止地造书,流水线地造码洋?收入,也并不高。也没什么存款。

我打了一个求助电话,想面试现在这家公司的采购,也只投了这一份简历。这份工作一般招聘之前有发行经验的,而且毕竟是外企,都毕业很多年了,外语许久不用了,和我之前的工作经历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听说要面试很多轮,我能,做好吗?我能应聘上吗?

然后漫长的投递简历和面试。我记得,最后的一名面试官,也就是我现在大BOSS,很温和地和我谈了两个小时(一般只有45分钟),最后我都没打算会应聘上。我的结束语是:如果这个职位,我进不来,我想我会去投递别的职位,我想我一定能有机会进来。

为什么想进去?

可能这是小时候,从来奢想过的职位和企业。这个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公司。但是,我知道,我想要开阔的视野,想要看看外面不一样的。原来,不能只停留在想上,一旦做了才知道有没有可能。

我不愿意,从小编辑,到编辑主任,到产品经理,再到编辑总监,就这样过一生!

我虽然有那么多不完美,但是我只有这些可能吗?

一个月后,离职,一个半月后,入职。

全新的环境,全新的学习,从0开始学起。

我气馁过,突然在一个都是强手,都是各方面专业顶级人才的公司,你的渺小可想而知。但是,我并不后悔。

因为,原来,那么不完美的我,还有这么多种可能。

你,难道要放弃,你的千万种可能吗?

文/熊熊大叔;来自/阅读时间

最后编辑:
作者:渡世白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