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脉脉含情 > 当父辈的爱情来到城市
2014
05-25

当父辈的爱情来到城市

父亲53岁的时候,被一个远房的亲戚叫到城市里去做园林工人。他怕母亲一个人在家里憋闷,便将母亲一起带上了。两个人在市郊租了间小平房,自此便开始了他们的“打工生涯”。

这个城市发展得很是迅速,父亲每月400元的工资,除去租房和吃饭,几乎没有剩余。但母亲还是很满足,她打电话给我炫耀,说今天你爸带我去了“银座”,还乘了电梯,那么大的超市,要不是你爸领着,我非得走丢不行。

我问母亲:“那爸给你买什么东西了?”

母亲便笑,说:“我不缺什么东西啊,就是想看看城市是什么样子的。你爸说,只要有空,他就带我出去逛,走走城市的大马路,看看晚上漂亮的路灯,过过城市人的生活。”

我问父亲要不要钱,在城市里住,比不得乡下,出门就需要花钱。

父亲说:“你们留着供房用吧,我和你妈,过得很好,还能像人家城里的退休老人一样,晚上吃完饭去广场上溜达一圈呢。我现在又多兼了一份活儿,每月还能攒下点钱呢。”

我笑,说:“攒钱干什么,你们又不需要像年轻人一样供房子。”

父亲狡黠地笑了两声,悄声说:“这可是个秘密哦,你妈我都不告诉的。”

我不知道父亲究竟有什么样的计划,连母亲都不肯告诉。他一个园林工人,在这么大的城市里,除了混得上饭吃,还能有什么能耐呢?

几个月后我去父母居住的郊区看他们,很惊讶父母的生活方式竟与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我们这一代人在城市里所承受的恐慌、压力和寂寞,他们竟是没有一丝一毫。他们对每一棵树、每一株草、每一栋楼,都充满了好奇,满怀了热爱。似乎他们自己居住到哪里,哪里便注入他们的生命。

等到我把父亲的秘密套出来的时候,又是大大地吃了一惊。

父亲说他要努力攒钱,买套一室一厅的二手楼房给母亲住。

我开始笑他:“怎么可能呢,你都50多岁的人了,怎能和我们年轻人比,还是别做这样不切实际的美梦了吧。”

父亲便急,拿出他崭新的钱包来给我看,说:“我都开始行动了,怎么能说是做梦呢?我早就看中一套二手的小房子,在郊区,可是交通好。再挣上两年,加上以前我们攒的一些钱,我就能让你妈住进去了!”

记 得母亲曾经跟我说过许多次,住楼真好。我总是不耐烦,说有什么好呢,死贵的房子,每次想起来要还贷款,都觉得烦乱,怕是房子供下来了,两个人的感情也淡到 虚无。而父亲,却对母亲的话,默默记在心里,且一点点去实践着。他没有更多的钱可以买名贵的衣服给母亲,可是他会牵着母亲的手,领她一点点地将整个城市逛 遍。他没有几十万的存款可以让母亲住明亮宽敞的楼房,可是他会拿出仅存的几万块,给她买看得见城市风景的二手高楼。

当我们的爱情,在打拼 里,变得伤痕累累,皱纹横生;当我们将最美好的30年,献给房子车子和物欲;当我们的双手,只记得钞票的温度,却忘记了牵手的滋味,那么我们在飞速向前的 城市里,怎能将缠绕相依的根,深深地扎进水泥里去?而曾让我们不屑的父辈们的爱情,在田地里,是一株挺拔结实的玉米;在水泥地上,亦可以做根根相连和枝蔓 相接的法桐,任岁月再怎么冲刷和吹打,依然是唇齿相依,不弃不离。

(来源/男左女右,文/安宁)

最后编辑:
作者:渡世白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