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脉脉含情 > 王当当和殷素素
2014
06-12

王当当和殷素素

我的同事已超出普通手机价格的代价买了一款索尼机,很是心满意足。

我感到很好奇,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使他愿意多花几百块的代价去买这么一款手机呢。他告诉我说,这款手机有防水功能,三十米以内的水深,丢下去,手机捞上来一样能用,毫无压力。

我很仰慕,接过手机就朝自来水池走,他问我要干什么,我说去试试啊,丢到水里感受一下。他连忙拉住我说万一坏了呢?

我说这不是防水嘛。他说那也不能随便朝水里丢,我说你试都不敢试那么又是为什么冲着防水功能去买呢。

再好看,功能再牛的手机,不适合你,又有什么用?不是潜水员,不是游泳教练,你买一防水手机图的什么呢?反而战战兢兢,长处成了短处。

这样的错很多人都在犯。

我的朋友王当当喜欢一漂亮姑娘,那叫一个一往情深。

姑娘叫素素,普通人,唯一不普通的就是漂亮。有一男朋友,高中谈起,大学毕业竟然还在一块儿,也算是青梅竹马细水长流,日子过得平稳舒适,如同一架老马识途的货车。

照这样发展,王当当是没什么机会的,可这世界上的事儿哪有说得准的呢?生死相托的哥俩好兄弟临大了结婚娶媳妇儿也可能分家打起来,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许士林和李碧莲中间不也得夹着胡媚娘不是。

不 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从哪一句话开始,素素和那个修行多年的男人开始了不依不挠的口角与战争。相爱原本就是这样毫无道理的事情,两个人在一起久了你就分不 清楚最开始的那个是装出来的他?还是最后的那个才是真实的他?第一句话其实不重要,往往很不经意的一句话就引起了疯狂的争吵,吵到最后可能彼此都忘记了最 初争吵的原因,就像吵到最后往往都忘了最初大家其实原本深爱过。

就这样,细水长流的素素小夫妻俩成了洪水滔天各走各路的陌生人。王当当就这样趁虚而入了,禽兽!

见色起义的王当当其实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好男人,好男人当然也是好医生,他或许治不好你身上的伤,但绝对有能力治好你心上的伤,当然也可能治不好,但他至少有能力当个麻醉剂,让你的心至少不会一直疼下去。

两 人在一块儿之后,基本上所有家务活儿都归王当当做,素素有胃病,王当当就成了专业的营养粥大师;怕素素不肯好好吃早餐,王当当变着法儿做,就希望早上姑娘 吃那么一点;早先跟我们一起的时候,王当当烟酒不忌,可素素不喜欢男人身上的烟味儿,于是180的纯爷们儿戒了烟戒了酒学会了朝身上喷娘们儿叽叽的香水。

分手后的女人当然脾气一时半会儿不会那么好,每次遇到素素发脾气,王当当就那么淡淡的看着。姑娘跟我们说,每次他都忧伤的看着我,我就更生气,我多想骂到他的底线,哪怕他忍不住了冲我发脾气骂我几句都好,但他不肯。

王当当说,我就要惯着她宠着她,我原本以为努力一辈子都不可能有机会,结果意想不到的得到了这个机会,我才不会让她有机会反悔。

两个人一起出去旅游,大老爷们儿的包里放着面巾纸、湿纸巾、太阳伞、甚至眉笔和唇彩,有次卫生巾也准备放进去,这些都是素素后来说的,我们一群爷们儿哄堂大笑,唯独王当当像是变了性子也不还口。

依我们想,恐怕王当当很快就要给我们发请帖了吧。

可时间是很奇怪的东西,很多人以为一辈子都不会离开自己的人,却突然义无反顾的消失,有些你以为再也不会见到的人,却突然再出现。

素素的前男友就这样再次出现了,素素头也不回的就拉着王当当要走,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那个曾经的男人。王当当却停住脚步,阻住了要离开的素素。

男 人忆苦思甜说了很多,最后说:“我们一起读书,一起上大学,一起毕业,一起工作,我不信这么多的努力,竟然抵不过一次分离,你曾经说过这辈子只会为我穿婚 纱,我也答应过只娶你一个人。”王当当转述这些话的时候,我们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这他妈都是从哪部言情小说上学的台词啊。

然后我问他,你不会就这样走了吧。

“嗯!”王当当仰头喝完了酒,以前素素老叫他老帅哥老帅哥,因为他面相显老,现在一看,真的挺老。

时间真是很奇怪的东西,很多人以为一辈子都不会离开自己的人,真的就这样义无反顾的离开,不知道殷素素她是否有想到过这种结果。

王 当当说,有次深夜,素素很想吃一种味道很独特的果脯,于是他骑着摩托车去那家很远的超市。回来的半路上下起了大雨,一不小心撞到了路边的栏杆,车头都撞歪 了,附近没有修车的地方,他只好赶回家。可是最后素素还是发了脾气,因为买回来的是猕猴桃的,她喜欢吃的是芒果。她甚至生气得都忘记问候一下满身的泥,差 点没了命的王当当。

王当当说,那时,他才真的意识到,这个女人,再漂亮,再好看,都没用,因为不适合就是不适合。她不爱你,就像她每天都会想到以前的那个人,深更半夜醒来你摸她的枕头,发现那是湿的。你能怎么办?她就像我脚底板那块痒痒的肉,我不抓会痒,我抓了更痒,除非一刀砍下那块肉。

那段日子,王当当说自己很辛苦,辛苦到什么程度呢?甚至想自残。

我大吃一惊:“卧槽,不是吧!真他妈的蠢。”

他说:“是好蠢,但我再也不会了,对不对。”

是的,他再也不会了。

文/虫二雪先生;来自/阅读时间

最后编辑:
作者:渡世白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