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脉脉含情 > 妈妈的名牌
2014
06-20

妈妈的名牌

元旦快零点的时候,全世界都在总结展望和祝福,我和好友收拾残羹碗筷时老妈发来一条信息。

“祝你在新的一年里事业顺利,爱情饱满。”

我回道:“妈啊,您儿媳妇还没着落呢,哪来的饱满啊。”

老妈回;“就快来了,你再等等。”

我对着屏幕傻笑了好久。

妈妈年轻的时候,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骨子里典型的中国传统式贤妻性格,在她看来洗衣做饭,相夫教子,就是毕生最好的事业与归宿。现在看妈妈年轻时的照片,皮肤白暂气质温婉,说是那个时代精致女人的标准,一点不为过。

我 父亲算是个有才华的人,年轻时仗着长得好看,和不少姑娘看电影谈恋爱,经朋友介绍只见了我妈一面,就嚷着要提亲了。听我妈说,除了她,我爸真的没对哪个女 人那么用心过,两个人很快就坠入爱河。爸爸又仰仗着三寸不烂之舌,在姥姥面前表决心,终于娶到了我贤良淑德的妈妈。婚后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特别舒心的日子, 奈何我爸爸性子急,脾气也差,一言不合便拔刀相向,眼里也容不得沙子,在体制内工作时四处碰壁,仕途不得意,回家也经常和妈妈吵。

小学每一 次放学回家到门口时,就会先下意识的趴在门上听,如果听见里面有争吵,就会马上夺路而逃。跑去球场或者公园,玩到很晚才回家,浑身泥泞汗味浓重。到家后刚 好赶上他们吵完,带着彼此给的怨气,再来个训斥我的下半场,有时男子单打,有时也男女混双。有很长一段时间爸爸的生活都浑浑噩噩,饮酒赌博,彻夜不归,家 里经常是只有我和满脸倦容的妈妈,两个人面面相窥。记忆里小学的每一个黄昏都模糊粘稠,每晚归家的路都阴暗潮湿。

那时我一天比一天自卑,一 天比一天觉得自己多余。春游后老师带着学生和家长一起拍合影,我一个人靠在最旁边的位置,干净的校服透着一股无奈的羸弱。班上和我最好的同学特别难过的和 我说,他爸爸妈妈要离婚了,我并没有给他任何安慰,反倒羡慕起来,想着要是我爸爸妈妈也离婚那该多好,要是我的家里再也没有争吵,那该多好。

我永远不要吵架,也永远不要结婚。

十岁的我把这句话写进了日记本,妈妈看见后拿着本子坐在沙发上愣出了神。

我 刚上初中的时候有一次爸妈吵的特别凶,互相都说了要离的狠话。两个人较上劲谁也不肯先低头,妈妈一气之下,约了几个关系好的同事出去散心。从长春到大连, 再坐船到威海和青岛。现在看妈妈绝对是那个时代文艺中青的典范,已身为人母的她,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多年以后,还能再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妈妈不在的日子,我有种被人放弃的感觉,那段时间我异常消靡,偷化学老师的酒精灯烤土豆,用足球砸校长室玻璃,晚上放学载着女同学在城市里闲逛。

像是报复她的突然离开,像是用自暴自弃来缓解被放逐的难过。

从这种突如其来的自由中,我找不到丝毫的快乐。

这样浑浑噩噩过了差不多一个月,有一天放学,我骑车载一个和我顺路的女孩,在我回家必经的十字路口处,我看见了旅行归来妈妈,我扫了一眼她并没有停下车,而是径直的骑了过去,把女孩送回家以后才慢慢悠悠骑回家。

直到现在我始终记得路口处妈妈看我的那个眼神,诧异中带着些许失望的黯淡。随后的一路,女孩和我说话我一直都心不在焉,感觉骑车踩下的每一脚也都是虚无。

到家后,妈妈没有问我关于女孩的任何问题,尽管心虚,我还是憋了很多气话,计划着等她开口问我,我就开口告诉她我早恋了,即使并不是那么回事。

可 是自始至终,妈妈都没有问过。日子又回归了往常,妈妈还是早上起来为我准备牛奶煎蛋,晚上静静的坐在茶几旁边陪我温书。我突然意识到我是那么喜欢有妈妈在 的家。它干净通透,空气清新,每一件衣服洗完叠好摆在衣柜里都安静整洁,每天不重复做一样的菜,咸淡适宜辛辣可口,说话既不唠叨也不琐碎,我不听话时她也 能张口就骂。

高中时谈恋爱被老师找家长,妈妈在学校的球场边和我谈话。我大言不惭的说要把她娶回家,妈妈没有气急败坏的责骂我,而是义正言辞的问我有没有做好成为一个丈夫的准备,我说就算不念书也可以打工养家,反正这书我也念不下去了。

妈妈站起来眼里全是泪,说你可以不在意你的人生,但是不能不在意别人的,你要是真喜欢她,你去问问她你这么做她会高兴吗?如果有一天,你有能力成为一个丈夫的时候,你能理解责任这两个字的时候,我才能真正放心你去建立自己的家庭,这样不伤害自己,也不伤害别人。

说完这番话妈妈转身就走了,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忽然想起初中妈妈站在十字路口的那个夜晚。晚风吹起她凌乱的发,纷絮中我看见的不是愤怒,不是难过,我猜想那个眼神里含着的,是不是放不下心的丝丝牵挂,是不是对回头是岸的翘首以盼。

再后来上大学时,我经历了一次压倒般的失恋,整个人终日萎靡,状如行尸。放假回家后每天都窝在房间里,不出门也不说话。老两口变换着方式想从我嘴里套出个所以然,始终也没得逞。

晚上老妈钻到我屋里坐在我旁边撩闲,坏坏的问我怎么不和女孩子发信息啊。

我说分手了,老妈顿了顿问,因为什么啊?

我 把两个人在一起相处时自己的卑微都告诉了她,我讲我是如何在寒冬的宿舍楼下里等她几十分钟,只是舍不得她走五十米去打热水,我讲我是如何兼职赚钱紧衣缩 食,只为了带她吃遍城市的美食。我讲我是如何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我讲我爱她爱的太用力了,以至于握紧了的两只手有一只已经松开,我都没注意。

我讲这一份爱情里我是如何完败,如何把自己一次次放低,又如何输得一败涂地。

妈妈听的特别安静,以至于我以为她已经睡着了,我也不过只是说给自己听。说到哽咽时我就停了下来。

妈 妈突然长舒了一口气说:“一份爱情两个人相处,很难每时每刻都照顾到对方的感受,就像跷跷板根本做不到平起平坐这种事,有时候你忙活了一通好不容易让自己 的地位变高了,别人不玩了你就又掉了下来。过了好久你才明白,好的爱情里本没有高低,最高的永远是中间最平衡的那一块区域,需要两个人爱的不分伯仲也相差 无几,一同上下也一起努力。”

我听完这些话吓得翻身就问;“妈我不在家你都看了些什么啊?这话您从哪学来的啊?”

老妈淡然一笑,随后说:“不过,我还真挺高兴的。”

我问:“哎呦我滴母后,您是因为什么高兴呢?”

妈妈仰了仰头说;“从小到大你和女孩子的事我从来都不多管,我真怕我和你爸吵的那些年,你会对爱这个字产生误解,怕你受我们影响,厌恶爱情也厌恶婚姻。今天听你说你是怎样认真的爱一个姑娘,我挺高兴的,真的。”

我 这才明白原来妈妈这些年的放任,一直是在维护爱情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她担心她和爸爸的错误会影响到我对爱情起初的判断。她把我儿时的一句戏言牢牢记在心 里,一直小心翼翼的照看着儿子爱情观的成长,她怕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有多余一点点的干涉与用力,都会将爱情在我目中本来已经不堪的形象,彻底揉碎。

我 妈那个年代的人娱乐匮乏,听音乐也就那么几个面熟的人,阎维文老师算得上是我妈半个男神,再加上听说阎维文老师经常露面赶演出,是为了给自己罹患癌症的妻 子赚钱治病,这一举动更增加了他在我妈心目中的分量。有一次阎老师上艺术人生,朱军惯用老套路,和阎老师聊完他与妻子的往昔之后,让他面对镜头和妻子说几 句话,阎老师特别含蓄,对着摄像机几次欲言又止,最后只说了六个字。

“下辈子,还是你。”

阎老师说完把脸转到后面,我看见妈妈的眼里闪着晶莹的剔透。

像我妈这样的女人,无论这辈子有钱没钱,得意失意,终究也还是感情最大。无论在外面有多风光,最终也还是得要一盏家灯,几口人坐在沙发前,聊聊新闻,谈谈人生。

在我妈妈眼里,爱情永远是绝顶的好东西,她从来不会把自己的遭遇放大成对世俗的偏见,她自始至终都认为人应该为感情而活,为挚爱的人而活。好笑的事要一起笑,赚钱了全家花,一锅饭菜要配几副碗筷,才是这人间最极致的享受,最美好的情怀。

所以她想让我尽情享受爱情带来的酸甜苦辣,她想让我爱的真真真切切,也有血有肉。

她一直期待她的儿子能成为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她希望我能长成她心目中好男人的标准模样。

所以她才在我青春年少懵懂无知的时候问过我那一句:“你做好成为一个丈夫的准备了吗?”

从大学那次失恋逃离以后,我把爱一个人的时间拿出来,写字画画,旅行工作,直到大学毕业我也一直没再谈恋爱。

毕业典礼前几天我在家,妈妈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对新买的精钢情侣表,送到我手中说:“一块给你,一块你给最心爱的女人。”

我把表分别戴在了爸爸妈妈手上说:“我最爱的女人就在这呢。”

妈妈笑的眼镜眯成一条缝说:“你啥时候能再找个女友给我看看?”

我说:“别急啊,老是催我我可不保证质量啊。”

老妈说:“我不是急,你和你爸一个样,有些事认准了就不回头,我就怕你还是放不下以前的事,一个人打单儿习惯了,麻木了,那就糟了。”

我撇撇嘴想,要全身心投入的再爱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

老妈见我面露不悦,低声问:“还想谈恋爱不?”

我说:“想,但不是现在。”

妈妈像是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长舒一口气说;“想就好。”

那时我实在不理解妈妈买那对手表的心意。

后 来我的一个哥们失恋,叫我陪他喝酒解闷,我已经做好将醉如烂泥的他背回家的心里准备。可是我们只是面对面喝了两瓶啤酒,聊了聊工作和以后。我知道他不是善 于伪装的人,也不是喜欢深夜自怜或独自哀嚎。可在他脸上我看不出丝毫的伤心与难过。我发现再也没有一场爱情,可以将他死死的按在案板上任意宰割。此时的他 无比强大,也无比悲哀。

什么是爱情里的麻木,就是你把相信缘分的时间拿出来,开始相信命运。我这才明白,妈妈是怕我变成他,怕闹到最后,落 得看破红尘,心如剃发。有些感情像是慢性毒药,劫后余生残存于记忆,怎么也不肯放过你,老妈费尽心机也不过是担心我一直养在疗伤的潜意识里,不能放开手, 好好的爱别人,好好的爱自己。

去年春节回家,一下出租车就看见老爸和老妈手牵着手,一起站在小区门口并排对我笑,这是我儿时曾梦想过的画面,那一瞬,我竟有在梦中的错觉。

回家后我发现它们之间的对话也开始有一种叫温和的古怪味道,还学会了互相夹菜这种残暴的技能,而那一筷子一筷子的菜,却正正好好放进了我的心窝,仿佛填饱了整个童年的饥饿。我头一次因为感到自己的多余,而激动万分。

我 终于可以想象多年以后,我的孩子已经开始调皮,会骑在爷爷奶奶的脖子上撒泼时,他们不会当着孙子孙女的面再吵,他们也会在我要动粗教育孩子时,团结起来任 性的挡住我,父亲终于放下脾气,愿意心平气和的教给我一些人生经验,母亲会和我的妻子聊我儿时的调皮和照顾孩子的技巧,他们也会像其他老夫老妻一样,跳健 身操,打小麻将。

我终于可以像其他人一样,拥有了那个在我心目中早已期盼已久的,光芒万丈的,平凡家庭。

在岁月长河的撑渡中,妈妈用最朴素的陪伴,包容两个男人的狭隘,照顾他们的起居。她终于熬到了头,她看见了丈夫和儿子与她心目中向往的样子越来越像。她终于不用活的那么坚韧,可以真正的像多数活在男人臂弯下的女人一样,有坚实而饱满的,安全感。

今年我参加了不少同学的婚礼,茶余饭后总是聊天的话题。

老妈习惯性盯着问:“你那么多同学结婚你到底急不急?邻居家的闺女说什么宁缺毋滥,你是太挑了还是真没人要啊?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

我笑着敷衍,老妈您不知道啊,其实说宁缺毋滥的都是虚张声势,私下里都在四处观望暗自着急。

我也急,我急我暖好的被窝还没人同睡,见到的美景无人共享。可是这个时代许多的人都在要,要男人有钱踏实又专一,要女人贤惠懂事好手艺。她们嫁存折嫁权势就是不嫁男人,他们娶胸娶屁股就是不娶真正的情义。

看 着他们的明码标价我一退再退,这样的爱情我当真消受不起。所以啊急也没办法,载载光阴已逝,也不怕再多等几个春秋。生活不是泡沫剧,爱情不过是你来我往两 个人的游戏,我愿意多等等我那个迷了路的猪一样的队友,等她在下班高峰的人潮人海中,一眼就认出我,等她贴近我的胸膛,辨识我的味道,数着我的心跳。

去 年在香港太平山下休息时,遇见一对花甲夫妇,老爷爷给老奶奶一边揉腿一边说,年轻时候就不听我话,那时候让你多穿你不穿,要不这腿能总疼吗?老奶奶一脸得 意的说,甭说年轻时候,就算现在和以后我也不打算听,老爷爷没好气说不听拉倒,反正也没剩下多少日子,这辈子就这样了。

揉着揉着,我们仨都笑了。

我 呀,这辈子就求这么个人,我随便说了一件事,她也能整天挂在嘴边念叨,有时候觉得爱这个字太简单,形容不了我和她之前的感情,我就盼着我们俩的脑袋变成两 团棉花,每天都腻在一起,不情愿彼此也离不开,摇摇欲坠晃晃悠悠,走着走着我们的头发就越来越少,像两只蒲公英,被风一吹就显得凌乱不堪,我唯一能报答她 的就是接住她掉下来的每颗牙齿,收集她发梳上的每一丝年华白,再好好锻炼身体,争取晚她一步从这个世界离开。

前几天妈妈打电话说,爸爸觉得以前很少陪她逛街,要好好弥补,元旦放假整整逛了两天的街,买了好多东西花了好多钱,说着又感叹道果然是到岁数了,现在这好衣服能撑起来的系不上扣,能系上扣的又撑不起来。

言语中的无奈也透着若有似无的炫耀和甜蜜。

我说:“妈,您重点不是要说身材这件事吧。”

妈妈笑了笑,突然问道;“儿子啊,我是不是一件名牌都没给你买过啊?”

我说:“买过啊,你忘了吗?”

妈妈说:“买过吗?不记得了啊,买的什么啊?”

亲 爱的妈妈,那件人们动不动就说再也不相信的名牌,那件人们惧怕又不断尝试的名牌,那件您用多年时间一直努力维护的名牌。它一直完好无损的保存在我心里,无 论经受怎样的考验和洗礼,无论岁月载着我翻阅多少山脉,我都对它一直有憧憬,也一直有期待。哪怕有失去,或者受伤害。也一直坚定不移的相信您,相信姑娘, 也相信爱。

(文/墨;来自/阅读时间)

最后编辑:
作者:渡世白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