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脉脉含情 > 舍得让你爱的人受苦
2014
07-08

舍得让你爱的人受苦

大学最后一年,每个人都做着不切实际的梦。

恋爱的人憧憬着买房结婚,没爱的人向往着先恋爱然后再买房结婚,暂时没什么取向的人呢,则一心只想着刚出校门就捞他一笔,等几年以后名声在外了,再拉一车钱回到母校,建建食堂,吹吹牛逼。

唯独向琳不是,她要去宁夏,做一年多的支教。

她为什么要去支教?这是毕业时大家都想攻克的几个非学术难题之一。

有人说她家缺钱,支教有补助;有人说她妈逼她去,不中意她现在的对象;还有人说她和导师闹毛了,不得已才跑去宁夏… …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一句,是从向琳口中说出来的。

众所周知,在我们学校支教最大的用处就是,支教一年以后,这个人可以无条件的读研。可向琳,成绩班级第二,保研绰绰有余。其次,她新男友早已决定在校读研了,她却依旧义无反顾。

宁夏那个地方,缺电,缺水,缺信号,上网断线,发信息延时,能不间断地打完十分钟电话,和福彩中奖的几率差不多。

向琳到了这地方,基本上算是自杀式异地恋。每天除了几条延时短信以外,她和男友几乎不怎么通话。每次通话,她也只聊聊自己的近况,再让男友说说他那边的,然后断线,重连,如此反复。

毕业不到半年,有几个小子已经订了婚,几个姑娘也找到了人家,可向琳却偷偷地躲在宁夏,不留踪迹。

每次看她的校内日志,一种替她担忧的想法呼之欲出。虽然在她日志下的留言,尽是安慰之词,写满同情,但我心里真的绕不过弯:不作死就不会死,你又何苦找罪受?

有一次,我在校外一间小酒吧里碰到她男朋友,他身边跟着几个学弟学妹。

我一直是个比较八卦且多事的人,心里不断盘算:万一这小子做了什么出格的举动,作为他女友的同学,我好上前制止,或者第二天如实汇报。于是我点了杯酒,挑了一个离他较远的地方坐下,静静地观察他的举止。

可一晚上过去,他都老老实实的,除了喝酒就是喝酒,喝得够多了独自离开,和同行的学妹并无瓜葛。

许多时候,你若是关注一个人,便总能在不经意间再次相逢。此事不久,我恰巧又碰到他一次。这次是他一个人,点了一桌子酒。

没过多大会儿,看他那边有动静,一群人围在一起,吵吵闹闹。

我跟几个调酒师关系都不错,和酒吧的老板也蛮熟,经常光顾就成了朋友。所以一听见声响,我特地顺直线赶去,看看情况。

“咋啦?咋啦?啥情况?”扒开人群,我朝里面问过去。

他看看我,起先愣了一下,接着开骂起来:“那小破孩儿真他妈不懂事,撒我一身酒,妈逼连句对不起也不说。”

“还以为多大点儿事儿呢。”夹在中间,我做了把和事佬:“没事没事,一会儿我跟老板说,直接开除他!”

老板这时也急匆匆赶过来,一手拉着服务生,一手提着一瓶酒。

赔礼道歉之后,双方都让了步,说了些客套话。此事告一段落。

男人之间,做事目的性极强,有事说事,没事走人。老板带着服务生走了,一下子留我们两个人,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干脆一杯接着一杯,两人饮到尽兴。

“向琳最近怎么样?”借着酒劲儿,我突然间冒出这么句话。照他目前的心情,猜他根本就是失恋的节奏。

“挺好的吧?!”他随手拿起杯子,咕嘟咕嘟又是一大口。放下杯子他说:“她的事,我可管不了。”

我试探地问他:“怎么管不了呢,你俩不在一起呢么?”

他说:“倒是没分,可她那地方,鸟不拉屎的。电话唠不了十分钟,直接呲——呲——断线。”

“你俩啊,确实挺苦的。”我点点头,顺着他说。

“她说再让我等俩月,她回来过年,还可以再见。可你说,就这么一直等下去… …是真TM难熬啊。”说到“熬”字,他突然有点失声,然后开始大哭起来,像个孩子。

没分手的时光,似乎更苦。这时作为一个倾听者唯一能做的,便是什么都不要说,等他哭完,擦干眼泪,而后再陪他一个喝下一杯酒。

喝到一半,记得我再次提起话茬,问他向琳为什么不选择保研。

他告诉我说,我们系研究生读两年,他们工科读三年;向琳说支教这一年,以后能够和他一起毕业,一起找工作,在同个城市生活。后面的一些酒话,我也没记太清。

那晚我没少喝,他更是人事不省。等我搀他回去,街上的烤串摊和路边的足疗店都打烊了。

一路上,他都在不停地哭,到了校门口,他却笑着跟我说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我回去了,他还是要一个人等。

第二天,我实在没忍住,偷偷去向琳的校内上逛了一圈,留了封私信:你家男人整日为你喝酒,闷闷不乐,向大小姐不去管管?

过 了两天,终于等到宁夏人民的回复。向琳写了近千字,大意如下:我的本意,并不是让他受苦;可是,如果这点苦我们都吃不消,今后的沟沟坎坎,更是无法跨过。 热恋时什么都好,连他自习室里睡觉打鼾的样子,我都会觉得可爱;一旦真的分开,他是否能够守住我的背影?我不清楚,时间也不清楚。如此,我只能下这样的赌 注。

文章最末,她说:如果两个人缠绵几天便无法厮守,那相思是苦,还是别离是苦?

好一句“相思是苦,还是别离是苦”,问得我无言回复。

一串葡萄,一种人挑最好的先吃,另一种人把最好的留在最后。

照例,第一种人应该快乐,因为他吃的每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好的;第二种人应该悲观,因为他每吃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坏的。

不过事实恰好相反,因为第二种人还有希望,第一种人只有回忆。

如一段感情,一些人开始便享受激情喜悦,另一些人则开始艰辛波折。

那么,谁会越来越失望,谁越来越有盼头,不言自明。

向琳没错。好多夭折的爱情,并不是败给了时间和距离,只是败给了自己,败给了一颗脆弱的心,输给了一颗最甜的葡萄。

那晚大醉以后,我和她男友再没在酒吧里碰过面。

一打听,才知道他发奋图强,竞选做了某某爱心社的项目组组长。组长的权利不大,只是每次志愿的项目,都由他申报由他过目。你可以说他假公济私,也可以说他为爱牺牲,反正每次去宁夏的志愿活动,他都亲自带团。

大半年以后,向琳从宁夏回来,重新回母校读了研。

读研的过程中,两人结了婚。结婚庆典就在学校的招待所,开场致辞是院长写的,场面轰轰烈烈。

婚礼上,大家都在问向琳,当初为啥要去宁夏。

她轻轻一笑,脱口而出只说两个字:考验。

考验?现在都有人不懂,这两个字的含义多重。可当他们相拥在一起的时候,你多少能明白,她的用心良苦。

其实我也不懂,当初的向琳怎么能做出这样理智的决定。

可当我看到,他们脸上的笑容渐渐绽放,我只能承认,她得到了爱情。代价只是,丢掉了一年的厮守,舍得让她爱的人受苦。

相聚和别离,不过是爱情的两个注脚,真正在一起才是主角。

要知道,这一刻他离开你,是为了下次与你相依。

你说相思是苦,还是别离是苦?

(文/老丑;本文摘自新书《我想和你好好在一起》)

最后编辑:
作者:渡世白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