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身无术 > 陪你到最后的不是我
2014
07-18

陪你到最后的不是我

一、

亮亮结婚了,婚礼豪华而浪漫。新郎很帅,新娘美艳动人,却不是和他一起度过青葱岁月的菲菲。

娟子在空间里发了儿子的满月照,孩子爸不是当初那个不顾家里反对和她一起私奔的男生。

小佳年底也要订婚了,男孩眉清目秀温柔体贴和小佳站在一起甚是登对,两家家境相当可谓门当户对,双方长辈皆是欢欢喜喜的祝福着这一对壁人。那个偷偷摸摸喜欢了她三年的男生再也没有半点消息。

Cici也已经带男朋友回家见了家长,虽然父母都不是很同意但还是在她的坚持下答应了。陪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真心诚意的说服她爸妈的,不是当初那个信誓旦旦说等他几年回来娶她的男生。

宇然最近刚当了爸爸,天天围着老婆孩子转,常年握笔写稿的手也拿起了锅铲下厨房了。那个说过非菁菁不娶的大男孩,如今已是另外一个女孩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二、

菲 菲刚喜欢上亮亮的时候,就整天在宿舍里叽叽喳喳不停亮亮长亮亮短的。彼时亮亮还没有变成发福的大叔。十八九岁的男生,因为经常运动显得非常的有活力,身材 匀称笔直,五官黝黑而棱角分明。彼时菲菲还没有瘦成如今这个模样,一张标准的鹅蛋脸微微有些婴儿肥,水灵灵的大眼睛经常像个好奇宝宝般咕噜噜的转来转去, 穿上长裙之后就像是从画里出来的一样,连我们宿舍里一众女生都要对着她流口水。

菲菲那时候经常和我一起混网吧,下了晚自习之后两人手拉着手一起去把网上。有时候亮亮会在半夜过来把她接走,剩我孤家寡人一个。有时候菲菲趴在我大腿上睡着了,他就坐在边上陪她一整晚。

亮亮本来是我们的学长,高考没有考好,留下来又上了一个学期。最终他和菲菲上了同一所学校,不知为何中途又退学。

有一次我去亮亮家里借书,他一个人住,说是爸妈准备给他的婚房。

以前菲菲就和我一起住在这里,她经常下厨房给我做吃的,虽然说每次都把厨房弄得乱七八糟。还有这墙壁上的海报,是她贴的。我书上的涂鸦是她画的,阳台上的吊兰也是她种的,她背的包还扔在沙发上呢。

她最近来找过你?你们还有联系?

嗯… …不怎么联系了… …不过她有时候会不通知我就直接过来找我… …我也没办法… …

现在那个房子有了新的女主人,屋子里所有和菲菲有关的东西,大概都已经被处理掉了吧。

三、

娟子和阿毛的故事发生在我休学期间,我只是零星的从她和其他同学口中得知了大概。

阿毛年幼的时候便父母双亡,是爷爷奶奶一手拉扯大的,家里没钱上不起学,九年义务教育上过了之后便一直到处打工。

娟子认识阿毛的时候,阿毛还是个理发店里的小学徒,剃着小平头,呆头呆脑的模样。

阿毛租的房子在娟子家隔壁,时间长了娟子看他经常蹲在门口吃泡面有时候便会叫他一起吃饭,慢慢的两个人就互相喜欢上对方了。娟子家里当然不同意,阿毛家除了已经老的快走不动路的爷爷奶奶之外就只有半间破瓦房,一到梅雨天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

后来两人商量着私奔,阿毛带着身上仅有的六百块钱跟娟子一起跑到了广州。娟子在纺织厂做女工,一天上十四五个小时的班。阿毛在工地上做小工,刮风下雨照常干活。

后来阿毛心疼娟子,偷偷摸摸的给娟子爸妈打了电话。娟子爸妈跑到广州去把娟子带了回来,阿毛跑到网吧去躲了一个星期不让娟子找他。

再后来,娟子回家按照父母的意愿找了稳定可靠的工作,稳定可靠的对象。

四、

刚上高三那会班上是不允许男生女生同桌的,小佳是唯一一个和男生同桌的女生。理科班里女孩的个数也刚好是奇数。

小佳和她的同桌两人互相喜欢对方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但是似乎两个人都一直没有表露过心声的样子,他们的关系用某部电视剧里的台词来形容,就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一直到高中结束,小佳上了大学,也没有听到过两人在一起的消息。

小佳的生日派对,在班上人缘甚好的她邀请了所有同学,该来的都来了,唯独差一个。

小佳,XX没来吗?

他说他太忙了没时间。

五、

Cici有一个相恋七年的男友,高中两年大学异地四年,毕业之后仍然异地。

上大学的时候要分别,男友抱住Cici告诉她等他几年他就回来娶她了,她点头说好。

大学四年Cici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奖状奖学金拿到手软,各种比赛各种冠军。谁追她她都说自己有男朋友了,即使从来没有人见过她口中的那个男朋友是何许人。

毕业了Cici因为专业的关系选择了读研,男友开始工作。

似乎是整天忙的不可开交的样子,Cici给他打电话语气都是敷衍的。

Cici试想过许多情况,比如他劈腿了,有人了,不喜欢她了,工作太累了。他告诉她只是工作太忙了而已,告诉她要耐心等待。

然后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Cici在等待的过程中和他慢慢的失去了联系,变得像陌生人一样。

我曾问Cici,为什么和现在的男朋友认识才半年就决定结婚?

因为他从来不会让我等。

六、

我把这些事跟宇然说的时候,宇然握在手里的笔在指尖上转了几圈,问我,菁菁现在,还好吧?

或许每个人都像一列单程的火车,有些人就注定只能陪你一程,到站就该下车。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总会有那样一个人,会默默的陪你走完全程吧。

但是,还是觉得有点遗憾呐,陪你到最后的不是我啊。

(来源/简书,文/云何)

最后编辑:
作者:渡世白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