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身无术 > 比比谁更经折腾
2014
07-22

比比谁更经折腾

2003年8月14日,美国俄亥俄州的北部,酷暑高温。人们栖栖遑遑地躲在家里,纷纷打开空调和电扇。烈日无云,一片死寂。一条输电线被晒得软软 地,慢慢垂了下来,恰好搭在一棵没有修剪的树上。只见火星四溅,电线短路了。不到两个小时,整个俄亥俄州所有的输电线都停止工作了。紧接着,在短短八分钟 之内,包括美国和加拿大在内,有5500万户居民家里突然断电。这是北美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断电事故。

北美电网被全美工程院评为“20世纪人类杰出的工程奇迹”。为整个北美大陆输送电力的网络甚至比互联网的规模更大,程度更加复杂。不管是电网、互联网,还是金融体系,几乎所有的复杂系统都可能会遇到一个同样的问题:当突如其来的风险到来之后,还能不能恢复到原来的状态?

互联网能够让我们在一个广阔无垠的平台上互相沟通、合作,但也为各种恶意攻击,包括垃圾邮件、蠕虫和电脑病毒提供了便利。2008年肆虐全球的金融 危机突然让人们认识到,我们原本以为精密巧妙的金融体系,在遇到大的冲击之后,其实并没有任何复原机制。其实,我们早就应该意识到这一点了。2006年,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曾经组织了一个专家组,研究在联邦储备电信系统内部的银行间支付行为。联邦储备电信系统是美国金融体系的支柱,每天处理的银行间支付达 50万笔,日均金额达到2.4万亿美元(这还仅仅是2001年的旧数据)。

这个研究小组发现,居于整个金融网络最核心的是其中的66家银行,它们之间的资金流动占每天交易额的75%。最令人震撼的是,其中最大的25家银行 是完全联系在一起的。这意味着,只要有一家银行倒闭,其它银行都会倒闭。金融危机的问题不是“大而不倒”,而是联系太过紧密:当危机出现的时候,根本就无 法将出了问题的银行从整个金融体系中隔离。

安德鲁•佐利是全球创新网络PopTech的负责人,安•玛丽•希利是一位记者,他们合写的《恢复力》一书讲到,风险无处不在,人生总有挫折。关键 在于,当一个人、一家企业、一个社会、一个生态系统在遇到外部的冲击的时候,是会突然崩溃,还是百折不挠?是会分崩离析,还是东山再起?他们介绍了“恢复 力”(resilience)的概念。所谓的“恢复力”,就是系统、企业和个人在剧烈变动的环境中维持其核心功能和完整性的能力。

一个系统必须在效率和稳健之间做出艰难的权衡。追求完美的做法很可能是在找死。比如,过去的管理模式追求完美的效率。日本企业曾经提出所谓的“零仓 储管理”(Just in time),恨不得仓库里一个零部件都没有,所有的原材料、零部件都在轮船、火车、汽车上。不容许重复建设。不容许有闲杂人员。当泰国的洪水爆发之后,日 本的供应商受到很大冲击,就是因为存货跟不上来。

想象一下,如果你开着车,突然在一条偏僻的道路上抛了锚,而且又没有备胎,你该怎么办。一个组织、一个社会中应该容许存在一些看来没有效率的部门和人员,说不定在危机到来时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在瑞士就存在着一种看似累赘的另类的货币系统,叫做WIR。WIR是德语“Wirtschafstring”的缩写,意思是“圈子”。WIR最早起 源于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最严重的时期。当时世界经济一片愁云惨淡,银行和企业纷纷破产。有16个商人被银行告知,他们在银行中没有信用额度了。银行自 己都没有钱了,哪里还能贷款给他们。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这16个商人决定自己创设一套货币系统。从本质上讲,这其实就是一个互助系统。加入WIR的商家 互相支持,彼此之间的债务可以用瑞士法郎偿付,实在没有钱,也可以请求网络中的其他成员,用物物交换的方式代为偿付。在其鼎盛时期,WIR网络覆盖了瑞士 四分之一的公司。

研究WIR的经济学家詹姆斯•斯托德特发现,即使是在大萧条结束之后,WIR也没有绝迹。当瑞士出现经济衰退的时候,WIR这种非正式货币的交易量 就会增加,从而缓冲失业率增加、消费疲软对经济的负面冲击。他甚至认为,瑞士传奇般稳定而坚韧的经济增长,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WIR。

如果我们没有互联互通,就不会有系统性的风险。在古代的游猎社会,人口数量很少,部落之间又没有接触,根本就不存在传染病。如果你不用电灯,只用蜡烛,也不用担心什么断电问题。但我们退不回去了。要是既要联系在一起,又要防止出现系统性的危机,就要采取“安全岛”的策略。

拿《三国演义》中的一个故事打比方。赤壁大战期间,曹操用铁链把战船连在一起,士兵们就可以在船上如履平地。这原本也没有错,错就错在设计链条的时 候,没有在铁链上留下一个特殊的环节,一旦出现火灾,可以用斧头一下子砍断这个环节。这样,即使一条船着火,也不至于导致全军覆灭。

美国遭到9.11恐怖袭击之后,担心恐怖分子的下一个袭击目标会是电网,所以委派一位科学家马苏德•阿明,领衔研究如何建造能自我监控、自我协调、 自我修复的电网。阿明是位伊朗移民,他被誉为“智能电网之父”。阿明团队提出了智能电网的三个基本原则。第一项原则是电网要能够实时监控,第一时间做出反 应。于是,在电网的各个层次,安装了各种无数细小的传感器。第二项原则是预判。阿明说,智能电网的理想状态是具有“自我感知”的能力。不是像过去的电网监 管,只能根据已经发生的事情做出反应,好比只能看着后视镜开车。智能电网应该像一个国际象棋大师,能够预测出几步之后的棋路。第三项原则是去耦合。一旦系 统出现问题,整个系统会将自己分割成若干不相连的组成部分,就像一个个孤岛。这给我们的启发是,一个具有恢复力的系统,往往都是外表复杂、核心简单。

未来的电网,很可能是由很多模块简单、能互相联通的微型电网组成的。美国军方就对微型电网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在阿富汗战场上,每进行24次能源供应 运输,就会有一名士兵死亡。设想每个前哨部队都能有自己的微型电网,不再需要能源补给,那该多好啊。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驻军在尝试一种叫“能量顶棚” 的装置,即用一块可拆卸太阳能电池板的油布,覆盖在标准的军用帐篷上,用太阳能为驻军供电。美国在阿富汗的部队开始更多地使用生物燃料,他们鼓励当地农民 不要再给塔利班种植鸦片,而是给美军种植能够提供生物燃料的经济作物。

一个具有恢复力的组织,能够很容易地“化整为零”和“花零为整”。这不是一个正规军作战的时代,而是一个小分队作战的时代。这让我想起在《大决战》 电影中的一幕。在辽沈战役的战场上,刘亚楼气急败坏地跑过来找林彪,说部队的编制有问题,军官们都找不到自己的部队了,班找不排,人找不到班。林彪悠悠地 说:“这我不管,只要找到廖耀湘就行”。在整个战场上,团自为战、连自为战、班自为战,看似全乱了套,结果有一个营,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端掉了廖耀湘的司 令部。

很多看似完美的系统,往往一触即溃。有的系统经常会出点小毛病,但却皮实得很,用北方的土话讲就是“抗造”,经得起折腾。人的一生也是如此,不断会有各种烦恼和麻烦,会有各种挫折和磨难,但我们总要活下去,而且要活得更好。我们要比比,看谁更经得起折腾。

(文/何帆;来自/FT中文网)

最后编辑:
作者:渡世白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