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脉脉含情 > 某个人很重要,不要成为TA的消极负累
2014
07-24

某个人很重要,不要成为TA的消极负累

一、

夕阳下,两个小伙伴背着硕大的书包,沿着马路牙子,迎着夕阳往前走。

男生有修长的腿,女生有长长的黑发。这是大三下半期某个周末的下午。刚开学不久,夏天的热气还未散去。

男生俏皮的沿着马路牙子,稳稳的往前走。

“你小脑够发达啊,怎么能走得这么稳呢,我只能走几步,然后就会摔下来了。”

“嘿,这可是有诀窍的啊,妹妹!要不要哥哥教你呀?”

“弟弟,不用了,姐姐我就不相信走不了啦。”

尝试了好几次,每次走不了几步,这姑娘就是平衡不了。有几次还差点从马路牙子上摔下来,男生顺势扶住,然后,坏坏的笑。笑得花枝乱颤的那种。

“大哥,别笑别笑,一笑起来满脸褶子啊。”

“大姐,你走稳了,我就不笑了。”又是一阵欢笑。

女孩继续左右摇晃的走着… …

“好吧,看在你百炼不成的份上,哥哥我告诉你诀窍吧,听好啊,过期不候,你走在上面的时候,眼睛不能看着脚下,要目视前方,知道不?”

于是这次女生按照男生说的方法往前走,竟然一次就成功了。

“听哥哥的没错吧,来,再给哥走一段。”

“姐姐我就不走了。”

… …

一路上这俩人的嘴皮子似乎没有停过。说来也怪,其实他俩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话都挺少的。但是这俩人在一起时,都成了话痨。

一路走回学校。这是京城著名的一所高校。学校里有很多参天大树。女生常常仰着脖子看树顶。看树叶影影倬倬的样子。

男生这个时候都会俏皮的来一句:“小矮人,要不要哥把你抱起来。”

“不用了。咱俩是好姐们,哥们也成。”

然后,男生就像只泄了气的皮球,“那我回宿舍了啊,你也快回吧。”

“姐知道… …”

二、

这 两人是老六和菲子。俩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学校的社团招新。老六是文学社成员,有着很多人垂涎的大长腿,一双无辜的单眼皮。那次招新,老六被社长抓过去 做宣传。原因,大家都懂的。长腿欧巴,还是蛮有吸引力的。可是副社长有点不放心,因为,老六可是她千辛万苦追到的男朋友啊。老六憨憨的说,没事没事,招到 社员咱就撤。

菲子那天穿着妈妈给买的白色长裙,长直发随意的散下来。这个女生一直喜欢文学,高中可是文学社的中流砥柱。那天走在校园的林荫小道上,看到一排一排的社团招新海报,还有一个又一个热情的师哥师姐。当她看到文学社招新时,内心一动,嗯,就参加文学社吧。于是慢慢的走近。

这个时候,老六正和他的女朋友坐在招新桌后腻歪着。时不时的传出咯咯的笑声。

“同学,你好,同学… …”菲子叫唤了几句,才把他俩从腻歪中拉回来。

老六抬头,看到迎面一双大眼睛正看着自己,那种干净纯粹的感觉,忽而直至心底。老六磕磕巴巴的说:“嗯嗯,你好,你好,同学,文学社欢迎你的加入… …”

菲子这时候也发现自己打扰了小情侣,于是飞快的填了表格,然后走人。脑海里却时不时的出现刚刚那张拘束的脸。

老六,一直看着菲子的背影消失在小路的尽头。内心一片迷茫。

接下来的日子里,菲子成了文学社的一份子。老六继续和女朋友腻歪。直到那天文学社举办了一场读书交流会。

菲 子和老六都喜欢小仲马、马尔克斯、渡边淳一… …也同时喜欢陈忠实、三毛、张爱玲、余光中… …总之这俩人的喜好竟然能如此相似。就是不分流派不分风格的,喜欢就是喜欢。这两人愉快的聊着。有时候老六就坏坏的只聊渡边淳一,而且只聊他对情爱的 写法。不过菲子也不在意,文学嘛,只是交流而已,没什么。

每次交流会,菲子和老六都会聊得酣畅淋漓。

三、

“妃子,嘛呢,最近咋样,快期末了,紧张吧。”

这是老六发给菲子的第一条简讯。临近期末,文学社的活动递减,老六和菲子见面的次数也就递减。说来也奇怪,不大的校园,说再见后,一转身,竟也真的很难再见。

“老样子啊,老六,你呢,还好不?BTW,是菲不是妃。明白?”

“嘿嘿,朕明白。”

“服了。”

至此以后,在老六那菲子就成了妃子。

大学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转眼,老六的女友毕业了,老六比女友低一届,菲子比老六低一届。都说女生离开校园就变得现实。也许不全对,可是在老六女友的身上却体现的淋漓尽致。毕业不到半年,老六的女友就傍到一个大款,跟老六分手了。当时老六伤心的找菲子喝酒。

菲子看着老六喝,从清醒到满脸通红再到满嘴胡话… …然后,搀着比自己高一头的老六回学校。一路上,老六妃子妃子的叫个不停… …妃子无奈的说,老六啊,我就在你旁边呢。

关于老六的失恋,菲子腹黑的想,是不是当年老六让人家追得太辛苦,所以毕业后她女友就要让他更难过。因为,听说当年,那女孩为了追老六,从自己寝室跳了下来,还好是二楼… …具体细节,老六一直不愿透露。

校园的生活继续,只是分手后老六更加黏着妃子。除了上课和去洗手间的时间。

菲子恨恨的说:“老六,你这是不让我找到男朋友的节奏吗?”

老六嘿嘿的回复:“还真是啊,不嫌弃,当我女朋友呗?”

“正经点,小弟。学习学习,毕业答辩准备得咋样了?”

“额,妹妹,哥可比你大啊!”

“姐姐不陪你聊了,快看书。等你顺利毕业了,姐请你吃大餐。”

老 六很顺利的通过了答辩,而且竟然获得了优秀毕业生。毕业那天,老六让菲子陪着自己拍照。他把自己的学士帽带在菲子的头上,然后,双手搭在菲子的肩上,深情 的看着菲子说:“等你等得好苦啊,我好喜欢你… …我的学士帽!… …哈哈哈… …”菲子憋得满脸通红,恶狠狠的说:“你等着,小六子,以后没你好受的,哼… …”

四、

毕业后的老六顺利的找到一份工作,离学校很远,学校在北边,单位在东边,单程40多公里。不过老六再忙也会每周末都回学校一趟,并且一定要让菲子陪着吃食堂,美其名曰,回忆学校的味道。

菲 子准备毕业的论文,遇到不是很清楚的问题会请教老六。每每这个时候,老六就提要求,什么陪哥看电影,陪哥KTV,陪哥喝咖啡… …菲子无奈的说,等姐顺利毕业了再说。于是老六会很用心的给菲子讲解各种疑难问题。讲完后,会很得瑟的说:“妃子,朕讲得还清楚吗?用不用再来一 次。”菲子会立马回应:“小六子解答有方,赞一个!”接下来老六就是擦汗的动作。

就这样,每周末成了菲子和老六交流学习和工作的时间。也是他们每周最开心的日子。

再后来,老六来学校的日子逐渐减少。

“妃子,最近好吗?我最近相亲了,女方是妈妈朋友的女儿,妈妈很喜欢,让我一定要见。她也是刚毕业在北京发展。我们见过了,会好好处下去。如果合适,就结婚。”

“额,大哥,真够快的啊。成,有机会让我见见嫂子哈。”

“嗯,没问题。”

老六还真安排菲子和女友见面了。介绍的时候说:“这是我… …妹妹,妃子。”

菲子也很懂事的嫂子长嫂子短的称呼着。看着那个女生吃饭时细心的照顾着老六,菲子忽而感动。老六偶尔看着菲子傻笑,菲子看着他笑起来的满脸褶子,却是如此舒服。那是幸福满足的笑脸吧。

五、

菲子和老六认识四年,这四年,老六几乎成了菲子日常生活里最重要的那个人。肚子饿了,有老六买吃的;考试了,有老六的指导;上自习,有老六给占座;生病了,有老六买药。老六也表白过好多次,但都没正经的,总是开玩笑。

老六的工作依旧忙着,和菲子见面的次数逐渐减少。

某天,菲子正在图书馆查资料,忙得焦头烂额的。收到了老六的讯息。

“妃子,学习忙吧,我最近又重新看了《情癫大圣》,你觉得这段对话说得有道理吗?

如来:三藏,你为什么要救这个女人?

唐僧:她为我太多… …

如来:就算你救了她,又怎么样呢?

唐僧:我会跟她在一起… …

如来: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

唐僧点头。

如来:如果我告诉你,你们在一起的时间… …只可以维持到今天日落,你觉得呢?

唐僧点头:我愿意。

如来:正因如此,你的爱是有限的,你有没有想过,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有结果?不追求结果就不会有尽头的一天。我相信这个女子今天上天庭是打算牺牲自己,并没有想过会有机会跟你在一起,这种不追求结果的爱才是无限的… …

唐僧:我回来了… …”

“徒儿,为师觉得有道理。”菲子回复。

“二师弟,我觉得不对。”老六继续。

“大师兄,为什么不对呢?”

“我也不知道,二师弟。”

“乱了,乱了,首先我是师傅,为什么又叫你大师兄了啊… …”

“哈哈,因为你就是二师弟。”老六就是这样,占点小便宜就能乐开了花。

然后菲子想到老六满脸褶子的笑脸,其实,也没有那么多褶子,还是蛮帅气的一张脸。只是为了打击老六,而老六又没有什么缺点,于是菲子只能取笑老六的笑脸了。也因为这样,老六每次笑得停不下来的时候就会说,满脸褶子就满脸褶子,哥乐意。

六、

菲 子和老六的生活继续着,菲子难过的时候还是会想起老六,想跟老六倾诉。而老六恋爱中出现的小问题也会问菲子该如何解决。菲子不开心,老六也会难过。老六开 心,菲子也会笑靥如花。这两个人就这样生活着。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时间会想起对方。其实,都知道,对方很重要。可是,最后的那层纸,没有谁去戳破。

其实,老六常常想,如果当初能一本正经的表白,是不是结局不同。菲子也偶尔想起老六那张满是褶子的笑脸,然后就是那嘿嘿嘿的笑声,自己也跟着快乐起来。

《失 乐园》里渡边淳一说过:“男人与女人不能靠得太近,距离太近爱也会变成一种消极的负累。”是不是因为他俩曾经讨论这本书,讨论这句话时,菲子说过:“老 六,我们永远不要成为对方的消极负累,好不好。”老六看着菲子的眼睛,那时他笃定的回答是:“好!妃子。”

阅读时间网编辑/敏黎黎;;来自/阅读时间

最后编辑:
作者:渡世白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