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若有所思 > 在这个世界里, 我终于找到你了
2014
08-05

在这个世界里, 我终于找到你了

如果你看不清自己的生活,你就永远无法改变它。生活会以一种水融于水的无声让你麻木,然后接受,妥协,就像浸泡在水中的海藻一样,在水里待的时间长了,一直习惯用某种方式舒展着,最后连一点阳光照在水面上的温暖也感觉不到了。

这是我的生活。一个人的生活。

我在这里一个人住已经第二年。

开始渐渐习惯了这间原本陌生的房间。

上夜班真是件苦差事。又熬过了一个晚上,清晨6点多才回到家里。

1、

这间屋子虽不大,却空旷的像一个寂寞的山谷,没有匆匆路过的旅人,大多数时候只有一个自言自语的声音在悠悠回荡。

还没洗澡,连衣服也没脱,我一下子就倒在了床上,像是从塑料袋里急速坠落的橙子,瞬间就落入了梦乡。

醒来的时候,看了下钟,才过了4个多小时,外面天空暗暗的,雨要下不下的样子,梅雨季节里每一个空气因子都是潮湿的,感觉整个人非常懒惰,精神怎么也打不起来。

肚 子稍微有点饿了,我削了一个苹果,刚咬一口,房间的电话铃就响了,是谁?应该没人会在这个时间打电话来,甚至很多个一天里,也不会有任何人打电话来。这间 房间除了我似乎也没人其他人会来。工作也是机械的,一个人完成的事,给一些广告杂志和不知名的小报写一些介绍性的补白。似乎我已经快要与世隔绝了。我把苹 果放在了桌上去接电话。

是一个我不想接到的电话。等我回来的时候,苹果的颜色都已经完全变了,我想恐怕是梅雨天的关系,一切腐烂的更快了,包括这个房间,包括我。

天 实在是闷热无比,我打开电风扇,打算吹走这令人讨厌的气息,我对着风扇喃喃自语,说着一些自己也不明白的话。呀,什么时候,我已经开始变得这样了。可能我 喜欢对着朝风扇说话,它返过来的那些奇怪的回音。有点变得不像我的声音,像是有个陌生人在和我说话,回荡在虽然狭小但又非常空旷的房间里。

我和电风扇谈了一会后。我闭上眼睛,细细感受对面吹来的风。某个瞬间,我似乎重新回到了几年前住在海边的那些日子了。

天 气越来越闷热,我把电风扇调到最大档,头发有点长了,两旁已经遮盖了半个耳朵,使我渐渐对外面的声音不再敏感。每一根头发有气无力的贴在头皮上。感觉像是 带着一个厚厚的帽子。我打算去理发店剪下头发,再短一点吧,我想。有段时间,我留着板寸,头发一根根立在那里,我喜欢那种神清气爽精神的感觉,不像现在。

2、

可能才上午11点多,又是工作日,理发店里的客人很少。店里空荡荡的,右边一整排的位子都是空着,像安静匍匐在那里胖乎乎的黑猫。几个理发师坐在前面有一搭没一搭的低声说着话。帐台的老板娘悠闲的拿着一本封皮磨损的小说趴在那里看,见我走进,便又嗖的直起了身子。

这 是我经常去的理发店,我总是找同一个理发师阿城,在他这里剪了很长时间了,他是我为数不多的偶尔可以说说话的对象。过去有段时间因为在广告公司工作要激发 灵感的原因,我心血来潮,常试着变化很多种发型,因为他的手艺高超,每一种都让我很满意。有一次,我听了他的意见烫了一个卷发,被当时广告公司的同事嘲笑 了很久,有点像《社交网络》里的那个神经质的小卷毛,但我一直很中意那个有些奇怪的卷卷的发型。因为我喜欢那个陌生,活泼自在的我。

那个相熟的理发师阿城把我带到一排中间的那个位子,等我坐下的时候才发现,一楼剪头发的只有我和旁边的一个客人。那是一个头发长长的女孩,长发像帘子一样几乎挡住了半边侧脸,我只是在走到座位前,无意识的看了一眼她,当然,只是看到了她的一个隐约的模糊侧面。

负 责洗头的一个小伙子开始用洗发水在我头上捣鼓起来,随着白色泡沫的膨胀,原本贴在头皮上的头发开始变得张牙舞爪起来,我看着对面镜子前的我,开始变得有点 滑稽起来,我突然想起了小时候我洗澡的时候常常用这些洗发水的泡沫变化出一些夸张古怪的发型。那是一个连摩丝都没用上的年纪。调皮的我把两旁的头发搓到最 中间,然后弄成一个长长的角,立在头上,像大力士那样举起两条细弱的小胳膊,对着镜子威武自信的吼出一声“哈”,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拯救世界的超人。想着 想着我看见镜子里的自己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久违的微笑。

按摩了一会就去冲水了,等我回来,理发师拿起剪刀在我头上熟练的摆弄着,随着一声声卡嚓卡嚓清脆悦耳声音的响起,有点寂寞的昏暗的理发店也突然变得明亮跃动起来。与此同时,我听到了坐在我身旁那个客人和另一个理发师的对话。

“要不这次试试四六那种分法?”

“那可不行。那个样子一点也不适合我”

耳旁传来坐在右边那个女孩和理发师交谈的声响。女孩的声音清亮而又带着一丝稚气。我想起了刚才看到的那个模糊的侧面,高高的鼻梁,通透的皮肤,很年轻的样子。与外面要下雨昏暗的天气和理发店的气氛显得格格不入。

“我从初中一年级就开始留这个发型了,我挺喜欢这个样子的,你觉得不好吗?”

“很适合你的脸型,不过我觉得你留四六分也会好看,换个发型,心情也会变得不一样哦。”

“心情,我倒是要换换心情了。上班真的是无聊透了,原本还期待着每天和一群朝气蓬勃的同事一起奋斗着呢,没想到,会是这样子,整天无所事事,这不,今天中午休息的时间,我还出来悠哉游哉的剪头发呢。早知道我继续读研了。”

我想,那个女孩应该是今年刚毕业,离开了简单的校园生活,真正开始准备投入到一个大人的身份中去了。

“那你现在做的是?”理发师顺着那个女孩的情绪接了下去。

“材料分析。很无聊的一个职业,大概你听到这个名字就会想睡觉了吧。”听女孩的口气,她好像非常不喜欢自己做的这份工作。

“不会,不会,听上去是一个很严谨的职业,对技术要求应该很高吧。”

“是的,太太严谨了,太严肃了,严肃的可怕。我再整天对着那些冰冷的机器我都要疯了。我喜欢那些和人打交道的工作,我想认识各种各样的人。”

“对了,你追美剧吗?“女孩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在期待着什么。

“不太看,我就知道《生活大爆炸》。”

“哈哈,那个我也看,就是觉得又点幼稚。那我推荐你去看看一部美剧,叫《广告狂人》,是我向往的是那种工作气氛和环境。”女孩说。

“这个不清楚啊。听名字是将广告人生活的?”那个理发师似乎没看过,不过在我心里倒是咯噔了一下,因为这正是我最喜欢,最痴迷的一部剧集,那部剧可不是单单讲广告人的生活,还有着无穷无尽,每一个在城市中挣扎的人背后的不为人知的的孤独和崩溃。

“恩,非常之好看。原本一门心思想找的是广告公司的工作,不过你知道的,太难了,只有先做做这个。”我好像听见了那个女孩叹气的声音。

此时,正在弯着腰帮我小心翼翼剪着鬓角的理发师阿城站起了,对着那个理发师和客人方向说了句,“这位客人好像是在广告公司工作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说完他面向镜子和我的眼神触碰的瞬间轻轻笑了下,然后示意我微微低下头,他继续帮我修剪脑后的头发。

“真的吗?那你可真是个幸福的人。好期待那样的工作和生活。”因为正在剪脑后头发的关系,我低着头,不过用余光瞟到那个女孩向我转了过来,对我兴奋的说道。

“哪里呀,一点都不幸福的,相反地,是非常非常的累,睡觉对我们来说,是一件非常非常奢侈的事,有时候,连自己的生活都要被吃掉了。怎么也打不起精神。而且你永远都猜不到客户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或许他们自己本身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原来是这样啊。”女孩的口气似乎有点失望。

”我真的不知道今后我到底想做什么了,大概做什么最后我都会觉得无聊的吧。“女孩说。

我 突然好像变成了一个哲学家,也有些无奈的回她,“别这样说啦,其实,平凡的日子大多都是无聊的呀。生活本来就是由大量无意义的碎片化时间组成。最近我好像 越活越明白了,人年纪越大,生活就 越像一碗不需要加盐的粥,大家都很无奈的,大家只是在比谁的口味更寡淡一些,谁的味觉灵敏度退化的更快一些罢了。”

女孩听到我说的这些笑了,她说,你好像是一个很悲观的人呢。我也常常不开心,不过每次不开心我总会想起我一个当老师的姨妈常常对我说的那些话。我当名言背下来了,不过你肯定不想听的,都是些大道理。

我说,没关系啊 ,说来听听。

我抬起头想看看这个女孩到底长什么样,可惜她身边又来个理发师,大概是帮她剪头发的理发师的学徒之类的。那个人好巧不巧,格外的肥胖,这下我连一点窥视的机会都没有,他几乎像一堵墙一样隔在我们之中。连空气都变得越来越闷热。

我还是只能听到她的声音。

我想叫那个肥胖的理发师离开,但又不好意思开口,就竖起耳朵,认真听女孩的说话声。

她 好像顿了顿嗓子,对她身旁的理发师和我们说,这种感觉好奇怪,我居然要在理发店开始演讲咯,恩恩,是这样的,我姨妈是这么对我说的,你可以低落,但不能消 沉。你可以肆意,但不能放纵,你可以破罐子破摔,但千万记得保留一个底线,因为谁都要停机休息一会,可是你如果把机器彻底摧毁了,那以后就再也没重启的机 会了。好好活着,因为每一天都是你从今以后最年轻的一天!

好了,演讲完毕,大家都要好好活着哦。你们觉得这些有道理吗?女孩说。

理发师们有点敷衍的笑了,连忙说,有的,当然有。

听完我突然觉得那个女孩真是可爱,像一抹温柔的夏风。

“你姨妈的话好励志。“我回答她。其实我心里想,这种话谁都会说,但真正做起来了呢。

“不过,每次突然的灵感迸发,想出一句自己和客户都满意的广告词,那种巨大的成就感,总是会让你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又会让你鼓起精神投入到下一个项目中去。”我不得不补了一句,附和着这励志向上的气氛。

“看吧,我猜的没错,你真是一个幸福的人啊。我一直认为,如果一个人能把兴趣融入到生命中去,那么即使他的生活贫瘠的可怕,他也一定会得到满足的。”女孩似乎重新恢复了一点说话的活力。

是吗?我真的是一个幸福的人吗?我真的在生活里得到了安慰吗?我心里暗暗思索着。

两个理发师继续帮我们两个仅有的客人剪着头发,我和那个女孩也各自坐在位子上,没有再说话。

“好了,你看这样行吗”女孩的理发师说。

“恩,可以,还是中分这样的发型最适合我。”听女孩说话的口气,我甚至能感觉到嘴角的上扬,看来她似乎很满意这个发型。

“那先去冲个水吧。然后我再帮你吹一个造型”理发师和女孩经过我去冲水的地方,我一直还没看清出那个女孩整张脸,我仔细的对着镜子看,希望能在她走过去的一瞬间捕捉到她的模样。

她过肩的头发长长的,直直垂在那里,随着走动轻盈的摇摆着,在她走过去的瞬间,我看到了她另一个侧面。

3、

不一会,她回来了,她走过我身旁的时候,湿漉漉的头发的一颗水珠无意滴落到了我的肩上,凉凉的,在这样沉闷的天气,身上又披着理发的一个大褂子,不知怎么的,我感觉到,这滴清新,让人惬意的水珠似乎经过我的肩膀一下子流进了我的心里。

“你两旁的头发太直了,我帮你吹的卷一些,这样你整个人看起来会更加活泼可爱一点。”女孩的理发师小心的说着。

“那可不行,我觉得那样太老气了。不是很好看吧。”女孩似乎对自己有一套自我认定,不容别人任何的干涉。

“就稍微一点点卷,放心吧,我保证一定会非常好看的,不好看,我再帮你拉直怎么样。”理发师似乎也不依不饶的坚定着自己的想法。

“那… …好吧。今天我的心情很好,那就试试看吧,不过,不好看的话,一定要帮我拉直回来哦。”女孩出人意料的居然改变了想法,终于说了一句“好吧”,剪头发 期间,我一直听着她说着这样剪刘海“不行”,那样打薄头发“不行”之类的。我还以为她会永远说“不行”呢。哈哈。想到这里,我心里暗暗的笑了。

等 我剪好头发后,我离开了座椅,站了起来,准备去柜台结帐了,那个女孩似乎还在吹着造型,我不知道卷发到底是不是适合她。我朝她那里看去,她的理发师的背还 是挡住了我的视线,然后就听到了“先生,这里结帐。”我的理发师阿城的声音。我向着柜台走去,一步步走的比较慢,我故意放慢了脚步,好像在期待什么,又好 像在等待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依依不舍,不想离开这个理发店的感觉。我想,那个女孩挺有趣的,但自始至终我都没看清她的脸。

在柜台 节完了帐,我走出了理发店。才发现,外面下着瓢泼大雨,风也非常大,不时袭来一阵阵呼呼大风把整个雨卷走,像是一个海浪连着一个海浪一样。当然,现在外面 的天气变得清爽无比,舒服极了,我像是站在瀑布下,空气里的清新因子在四周爆炸,每一个呼吸都宛如新生。刚才的闷热全部一扫而空。我站在店门口张望了一 会,还在犹豫着是乘着大雨狂奔回家,还是等雨小了点再走。

“嘭”我听到了身旁雨伞打开的声音。

“下雨天,不带伞可是不行的。你这样冲出去,可不算好好活着哦。”我又听到了那个熟悉的“不行”,是刚才店里那个女孩的声音,她默默的把伞移了过来。伞外面是呼啸而至的喧嚣世界,伞里面是安静,一言不发的我们俩。

我的头朝着她转了过去,她也微笑着面对着我。

我们望着彼此,像两只同类的动物,在广阔的森林中一下子相遇了,看到彼此,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只能呆呆的站在那里。

4、

此时此刻,我才终于第一次看清了她的脸。那张一点都不陌生,好久不见的脸孔。

现在,我好想对她说,在这个世界里,我终于找到你了。

(文/银古;来自/阅读时间)

最后编辑:
作者:渡世白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