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身无术 > 我根本不会离别
2014
08-12

我根本不会离别

任何一种环境或一个人,初次见面就预感到离别的隐痛时,你必定爱上他了。—黄永玉

一、离别

有一年,你送我走,你说上了飞机跟我“吱”一声,我拎着行李上车回头笑着对你“吱”了一声,然后车开了,我默默的坐在窗边哭了。

我根本不会离别。

今天在南京,跟诸位道别,X看着我,突然说了一句:千言万语,竟无语凝噎。H走过来看着我,说昨晚我说你适合北漂,今天我想想你自己做可能会更好,好好干。她跟我握手的时候,我特别想拥抱下她,但我没有。

有次我们说到职业目标,她问我想当什么,我说后,她看着我笑,大概觉得我很天真,又有点赞同和了然,于是用胳膊肘碰碰我,说我太鬼。

她的这个动作让我想起高中历史老师,很多次她也这样,用胳膊肘撞向我,或者帮我把头发捋到耳朵上去。

二、小梦

最近看杨绛的《我们仨》,第一段写的别致。

她以梦境比作现实,看杨绛写爱女去世那一段——“她鲜花般的笑容还在我眼前,她温软亲热的一声声“娘”还在我耳边,但是,就在光天化日之下,一晃眼她没有了。就在这一瞬间,我也完全省悟了。我心上盖满了一只一只饱含热泪的眼睛,这时一齐流下泪来。”

不禁想起红楼梦结尾处宝玉朝贾政下拜唱的那首歌:“我所居兮,青埂之峰,我所游兮,鸿蒙太空,谁与我游兮, 吾谁与从,渺渺茫茫兮,归彼大荒。”

她 又写:“我曾做过一个小梦,怪钟书一声不响地忽然走了。他现在故意慢慢儿走,让我一程一程送,尽量多聚聚,把一个小梦拉成一个万里长梦。这我愿意。送一 程,说一声再见,又能见到一面。离别拉得长,是增加痛苦还是减少痛苦呢?我算不清。但是我陪他走的愈远,愈怕从此不见。”

这段话我看来,差不多就是“由来同一梦,休笑世人痴”的感觉。

三、心形的

以前喜欢看三毛,有篇文章记了很久,叫《我要心形的》。

写一件小事儿,有次荷西独自进城去找朋友,三毛不耐那批人,就在家里缝衣服。他走时三毛检查了他的口袋,觉得带的钱太少,又塞了几张大钞给他,同时喊着:“不要太早回家,尽量去玩到深夜才开开心心的回来。不要忘了,可以很晚才回来哦!”

后来荷西很早就回来,只说一句:“想你,不好玩,我就丢了朋友回来了。”

等三毛把饭菜都放在桌上,才发现桌上多了一个印度小盒子,而那个先生,做错了事似的望着她。三毛亲了他一下,说:“你怎么晓得我就想要这么一个盒子?可是你还是弄错了,我想要的是个鸡心形的,傻瓜!”

荷西也不响,笑笑的朝她举一举饭碗,开始大吃起来。等三毛去厨房拿出汤来的时候,要给空碗添汤,他很大男人主义的把手向我一伸——天晓得,那个空碗里,被他变出来的,就是三毛要的鸡心小盒子。

这一回,轮到三毛,拿了汤杓满屋子追他,叫着:“骗子!骗子!你到底买了几个小盒子,快给我招出来——。”

三毛最后在文章末添了一句:“八年就这么过去了。说起当年事,依旧泪如倾。”

当时离荷西溺水而死,已经八年了。

四、浪迹天涯

做过一个特别美的梦,梦到我们在一片青绿的灌木丛里走,灌木丛有栀子花的味道,我拿过一枝花过来看,却不是栀子花,花粒微小,像米兰。

然后你就骑上一匹马,好像要去浪迹天涯。海浪翻滚着,像所有离别的时刻。

(来源/一刻,文/红孩兒)

最后编辑:
作者:渡世白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