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身无术 > 老丑:爱情之事,无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2014
08-14

老丑:爱情之事,无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Y小姐,众人眼中的女汉子一枚,却在结婚以后变得声嘶力竭,敏感无比。

老公回家,Y小姐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催他洗澡,期间偷偷把他所有口袋检查一遍。吃饭过后,她则以玩“愤怒小鸟”为由,抢来老公的手机,挨个翻阅他的短信、微信和私信。月末月初,她按时督促对方上缴工资,上班期间,还要与其他同事汇报一番,交流经验。

我问她,为什么要这样,难道对方行为不轨。

她说没有,只是书上写的,专家说的,婚姻是女人的大事,需要防微杜渐。

我笑了笑,打趣问她,专家有没有让你整日看着老公,判她“有妻徒刑”。

她想了半天告诉我,经过比对,她觉得她的类型,和书里的某些案例女主角很像:自己属于没胸也没脑的一类,即便处处小心,也可能被人欺骗,如此,必须谨慎提防。

我说像你这样防一个人,本不是贼的,也会被防成贼。

她不屑一顾,说不管怎样,总比让贼趁虚而入好得多。

就这样几个月过去了,Y小姐一无所获,却搞得自己身心俱疲,接着向我求助。

心想,我要是跟她大说特说,她一定不能信服。同样是自圆其说,我的两三句劝慰之言,不一定比书中的长篇大论讲得通透。干脆我什么话也没讲,只是借着机会,带她参加了某同学的一个party。

这个聚会,是Q小姐和Z先生结婚五周年庆典。席间,Q小姐很是热情,忙活来忙活去,不断到各位好友面前敬酒聊天。

几句你来我往的称赞之后,Y小姐一脸疑惑,偷偷问我,为什么始终看不见Z先生的踪影。

我笑了笑,指着远处的一个男子,说他就在那边。

放眼望去,他正围在一堆女生中间,谈笑风生,不多久Q小姐跟着走过去,和几个女生一起,搂着Z先生喝酒拍照。

等她回过神,我冲着Y小姐点点头,告诉她虽然他们结婚5周年,但两人大学3年,工作4年才走到一起,加起来却是十多年的相处时间。

事实上,Z先生并非花花公子,十年间她早已了如指掌。只是男人本性向色,无法改变。

当然Q小姐也不是一直高枕无忧,只是熟悉了对方的品质,知道他重情懂爱之后,便不再费心考量了。

她知道,太多的小心眼和小算盘,反而招致男人的厌恶,时间久了,男人也就学会了撒谎、处处遮掩躲藏。相反你越是大度,他越是表现得真实,带你去任何一个场合,见他每一个朋友。如此,他便不可能对外面的世界太过兴奋,反而时时感恩于你的理解,想着回家的路。

听我讲到这里,Y小姐恍然大悟,似乎开始坐不稳板凳,想立马回去实践一番。

果不其然,不超过俩礼拜,我和Q小姐一家一齐收到了Y小姐的邀请函。此次Party的理由很是奇特,Y小姐说是为了庆祝两人婚姻过百天。为了避免朋友误会,Y小姐特意注明,出席者不必携带酒水、礼物、钱款。

抵达现场,聚会的基本布置和往常一样,都是自助餐,不过Y小姐当天,却脱下运动服,换上一身大胆性感的装扮。而且当天出门迎接的,只有Y小姐一人,身边没有丈夫陪伴。

Q小姐诧异地看了看我,我也看了看她,谁也不知Y小姐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宴会进行到一半,我实在忍不住,拽过来问她:“小Y,你丈夫到底在哪啊?怎么忙了半天我也没看见?”

她埋头直笑,手指着客厅另一个角落冲着我说:“你看,不就在那么?”

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Y小姐的老公喝得烂醉,正脱掉外套,坐在某女的大腿上乱蹭。

我正打算示意Y小姐,Q小姐走了过来,有些鄙夷地对Y小姐说:“快去看看你家那位吧,那货说不定干出什么蠢事。”

Y小姐一脸愤怒,薅起男人把他往卧室里拽,周围玩乐的朋友尴尬万分,纷纷道别,各回各家。

人群散去,只剩我和Q小姐一家没走。Y小姐从卧室走出来,哀怨地说:“怎么也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

Q小姐看看Z先生,说:“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Z先生低头不语。

Y小姐欲哭无泪,独自哀怨:“为啥这招你用就灵,我用就不管用呢?”

Q小姐一把搂住Z先生,冲着Y小姐说:“你家那位啊,一看就是个胆大妄为的主儿,我家这个,你借他俩但,他也不敢。”Z先生继续沉默。

Y小姐一脸无辜,冲着我喊:“丑哥说的啊,那天带我去,还告诉我男人不能防得太紧,不然会把对方逼走。”

我和Q小姐异口同声:“可你也不能不管啊。”

“你问问老Z,他现在偷着用什么钱,我立马知道。”Q小姐不顾Z先生,接着现身说法对Y小姐说:“他现在跟什么人接触,我心里跟明镜儿似的。可只要他不越线,我才懒得管。”Z先生邪恶地笑笑,嘻嘻哈哈躲在妻子身后。

Y小姐若有所思,说这回总算弄明白了。

Q小姐真是执着,顺着话茬继续传授心法:“别看我胡诌一通。你家男人,跟我家这位还不一样。对付他,不能只靠旁人,你得慢慢摸索。”Z先生连连点头。

说完故事,你可能怪我:靠,丑哥什么人啊,该说的话不说完,害得人家差点妻离子散。

我不怪你。当初我也曾奉自己为专家,认为感情之事,不过“爱过就结合,不爱就分手”两句箴言。可到头来,发现感情即便这点破事,每个人阴差阳错,却可以演绎出千万种镜头。

好比Y小姐,从书里她得知了自己的类型,但专家没教他,如何面对她嫁的一类奇葩。防微杜渐是对,可无病乱投医是错。

好比从Q小姐的Party,我想启发疲惫不堪的Y小姐,对待男人不可太严,却没有让她放手不管。拿捏的分寸和尺度,叫我如何去说?

老实说不是我故作深沉,卖弄不说,而是Q小姐面对的是Z先生,Y小姐面对的却是另一种群,对待Z先生的办法,用来对付自己的老公,未必管用。

如此一来,有人又问:你等圣贤,到底何用?

如 今情感专家千万种,专业点的拿出一套理论,结合你的案例罗列观点,套用各种理论实验,懂不懂你不知道,反正他们说了自己学过的;有的言辞犀利,极尽刻薄, 不了解情况开始骂你一通,他骂爽了,你也醒了;有的文艺温柔,想方设法抓住心灵最脆弱处,使你一肚子的苦水,统统倾泻出来。

事实上,不管利用什么手段,专家都不会告诉你怎么办,谁也不知道怎么办是对的,他们最多帮你分析处境,让你看清。

故事里的Q小姐,的确是御夫的典范。可她的方法不靠套用不靠模仿,尽数是自己摸索出来的。

毕业后第一份工作,Q小姐在外企里谋职,绝对女强人一枚,一个月总有几天在外出差,不回家里。Z先生,不过是私企的小单位,白领一枚。

没结婚前,两人说好同居不同房,合租一个两室一厅,一人一室。开始一年多的时间,每次妻子回来,Z先生一定事先备好酒菜,热情招待;可到后面,他越来越敷衍。

Q小姐警觉,有次故意谎称出差,实际在楼下租个宾馆,到底看他整天干些什么。朝九晚五地上班,倒没什么异常,可到了夜里十点多,Z先生总是一个人偷偷出来,凌晨三点多才回家。

跟着Z先生,Q小姐发现他每晚竟去赌场耍钱。于是在某天,她忍痛报警,举报了自己的丈夫。

Q小姐真是舍得,前后替男友还债、从派出所提人、请司法的朋友吃饭,一年多的薪水全部交待。但前前后后,Q小姐把Z先生的父母全叫来,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态度和能耐。

等办完事情,Z先生又怕又愧,整天闷着头,不知道如何面对Q小姐。

Q小姐没有责怪他,而是静静地告诉他:第一次我看过往的情分,但若再有第二次,她肯定撒手不管。

从那以后,Z先生对Q小姐近乎唯命是从。但Q小姐知道,如果两人仍处在不同的档次上,问题一定还会再次出现。所以干了半年,她就辞掉了工作,决定和丈夫一起开店。

当时两人做的是电器加盟,每天有大量的资金流动,Z先生十分开心。前车之鉴,害怕Z先生赌瘾再犯,Q小姐决定自己管钱,钱款不让他乱动。

时间久了,Z先生变得整日无所事事,消极怠工,所有的重担全部压在Q小姐身上。想来想去,既能让Z先生碰钱,又保证他不乱花的方法,唯有让父母介入。

于是Q小姐找来准婆婆,让她管钱,并且告诉她,这钱每个月有如下几个用处:1.每月抽出10%,给双方父母,一人一半;2.决定和Z先生买房,不让家里掏钱,所以至少要有60%需要存起;3.其余算是灵活的部分,日常开销,怕Z先生重蹈覆辙,他怎么用你们看着办。

规矩一定,N全其美,既讨好了准婆婆,又间接控制了男友,还雇佣了可靠的劳动力。

和Z先生十年多的岁月,Q小姐一步步走来,没找过专家,没请过顾问。

她说,爱情之事没有预定的套路,无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御夫并非本意,维持生活的正常秩序,才是最终目的。

不少人总爱向经验丰富之人讨教方法和经验,可实际上,所有的事例只能用来启发,无法套用。与其忙着向人讨教,不如把自己面临的问题,事先全部捋清。

面对爱情百态,或许最好的方法,恰恰是随机应变,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别做无病乱投医的Y小姐,也别学御夫高手Q小姐,因为你的男人,与众不同。

小马过河,老牛和松鼠全都帮不了你;问题来临,唯有自己无所不能。

(摘自《我想和你好好在一起》)

最后编辑:
作者:渡世白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