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脉脉含情 > 湖北姑娘的爱情
2014
08-15

湖北姑娘的爱情

读研究生的时候我们寝室四个人分属四个不同的院系研究送,除了我,她们三个人都有过工作经验,而我属于除了吃喝玩乐做大头梦甚至比其他的应届毕业生还弱智不长心,所以在人情世故方面她们都明显比我老练得多,而N君又是那三个人中最为突出的。

那 时候她动不动就尖着嗓子给我山上课:“读研究生的意义在于什么?人脉!导师就是你的人脉,师兄师姐也都是你的人脉!跟这些人搞好关系,你毕业就容易得多, 毕业之后的去向也好得多!”我就不明白,不是写论文发文章就可以毕业了吗,她就很鄙视地说:“当然要跟着导师在核心期刊上面发文章咯!自己花钱发表文章不 划算了噻!”后来相处久了我才知道她考研前半年就提前跟院系老师混熟了,笔试成绩勉强过线但是面试成绩出奇地好。

后来还有一件事我印象特别深,惊叹N君的情商高为天人。有一次她老家的叔叔来学校看她,请她吃饭,回来之后她拎了好多大包小包的购物袋。我说咱叔出 手真阔绰呢介绍给我认干叔叔好不好我的欲望不强我只要一半购物袋的标注就好昂。小N神秘地说:“这是我跟我叔的约定!”后来熟悉了小N告诉我,她叔叔在外 面包了个二奶,一不小心被她知道了,她叔叔央求她千万不要说给家里人,小N说当然可以啊,但是你要对我好点儿… …从此,N叔叔就时不时要给小N进贡,她要什么就买什么,叔叔是地方上的小官僚,满足侄女的小欲望还真就不成问题。在小N的甜蜜说和下,叔叔和婶婶之 间还真没闹过矛盾,婶婶还超级喜欢小N,主动送她名牌手袋。

女孩子扎堆闲扯主题无非两件事:男人,别人的坏话。我们四个凑到新的宿舍,新朋 友,难免就爱说道各自的男友。清楚记得开学第一天进宿舍的时候小N是有人送来的,除了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还很细心地带了蚊帐、电蚊香、花露水等等。那会 儿我对男朋友的判定还只是穿着牛仔裤T恤衫会打篮球会臭贫的大男孩,小N的男友着实让我大吃一惊。他看上去很老成,虽然仔细看脸的话是一个男孩的脸,但是 因为身材壮硕,九月份了穿的竟然是黑色长裤、皮鞋和白色衬衣,看上去至少老五六岁。

衬衣男的身份让我们想入非非,我觉得是做销售的,另一女孩觉得是小老板,还有一女孩猜测是公务员。衬衣男和小N同样是湖北口音,但是腔调挺柔和,很小N的尖嗓子比起来甚至说得上温柔。我们都觉得小N跟男友敢情肯定很好,因为他看起来貌似不会凶。

熄灯之后闲聊,小N说:“我们认识很多年啦,我以前在武汉工作的时候认识的他。他是苦孩子出身,没什么像样的文凭,专科毕业就开始卖电脑,后来有了自己的店。”

听到这样的励志故事我特别容易热血沸腾,在上铺上手舞足蹈就说:“哎呀你有眼光呢,找男人就得找这样的,多能干呀,多爷们儿呀!”

但 是小N只是叹气:“好什么好啊,穷啊。现在电脑生意竞争多激烈你们不知道。他说是做生意,其实也没攒下什么钱。我们在武汉买的房子只有一点点大。”N君说 着在空气里用两只手画了个圈儿,好像房子真的只有那么一点点大似的。她说:“这次我读研究生的钱是他给我出的,他说养我三年。可是养我三年有什么用呢,又 养不了我一辈子!”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N君从入学那天起就开始为了长期饭票努力奔走,她先是动员所有要配电脑、换电脑的同学都去她男友的店 里,说是最优价格。但是事实上据不完全统计,价格并没有比市场平均水平低到哪里,大家只好窃窃私语说权当售后服务好吧。后来N君就开始努力地找兼职,出去 代课什么的,一边挣钱,一边积攒人脉。

人脉积攒到第二年,N君的世界出现了一道亮光。

话说在她兼职做代课老师的学校里有很多 孩子都是自费进去的,家里有钱,人又有闲,其中有个开小跑的纨绔子弟不知道怎么就迷上了N君。他只上N君的课,上课就来,下课就走,每次上课都要送一大束 N君最爱的香水百合给她。起初N君带花回来还开玩笑说:“学生还挺有心的居然查到了我的生日送花给我!”后来我们发现N老师的生日也过得太频繁了寝室都要 变成花店了我们已经被香水百合熏出过敏性鼻炎了好吗。

终于不再送花了,小公子哥儿开始送别的的礼物,小到巧克力,大到裙子包包。N君期初说 是衬衣男送的,后来连她自己都觉得恋爱多年的男友这么频繁地送礼物已经不合逻辑了,干脆就跟室友们坦白:“有个很可爱的小男孩说他喜欢我呀。可我是他的老 师呀,我有男朋友呀。他怎么可以喜欢我呢?”我们都问:“你喜欢他吗?”N君就红了脸,说:“可是我是他老师呀,我有男朋友呀!”避免正面回答问题,这事 儿比较严重了。

N君的目标很明确,读研究生,积累更多的人脉,追求更好的前程,实现更好的自己。可是衬衣男在她心中是怎样的位置呢?私底下 N君不是没有 感慨过,衬衣男对她真的“很好”。给她买名牌衣服,名牌包,送花送巧克力,各种节日都会送她名贵礼物带她出去玩儿,在他的经济条件承受能力下,他给予她最 好的东西。她享受了小女孩幻想的各种浪漫。在N君的心目中,只要一个男人愿意给她花i钱,就是对她好。

在这件事上,我们曾经有过小小的争 执。因为我虽然不是清高不贪钱的人,但是我一直觉得感情是第一位的,如果两个人在一起很快乐很开心,花不花钱并不是最重要的,即便是呆坐在咖啡馆儿里对着 傻笑也甜蜜无比。但是N君反驳:“难道呆坐在咖啡馆里不用花钱吗?”好吧我就败了,星巴克并没有因为我很爱我男友就给我打对折。

我也毒舌地问过N君:“如果衬衣男生赶上不顺,谁都知道做生意是有风险的,那你怎么办呢?他给了你花前月下,你就爱他;他要是有一天只能给你月下却给不了花钱,你怎么办,要离开他吗?”

我很期待N君心软地回一句:“毕竟他对我好过,我可以陪他吃苦!”但是N君没有。她回答:“他是男人,他必须挣钱。”

那 时候衬衣男的生意还真的很不景气,个人电脑越来越便宜,给人组装电脑根本赚不到什么钱,而给企业什么的配机器需要很广的人际关系。衬衣男的店面租金又越来 越贵。种种不利因素赶在一起 ,衬衣男有了退缩的打算。他说:“ 后再慢慢挣钱换大的,买好车。”N君就跟他吵架:“你怎么这么没长进的,一点儿上进心都没有。买的房子是二手的,车子是二手的,我老家亲戚来我都不好意思 让他们看我的房子我的车!现在你好歹还有个生意,关了店你做什么?连个学历都没有!”

后来单独相处的时候,我劝N君:“你不用对他那么凶 吧。你也知道他是个上进的人,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一点儿都帮不上他,他自强自立才走到今天, 还供你读研究生,你不该那样说他。”N君就转了眼泪,说:“我焦虑,我特别焦虑,你理解不了。我是要嫁给他呀,可是他连最基本的安稳生活都给不了我,我怎 么能安心嫁他?”我说:“你们不是有个小房子了吗,先住着呗,以后再说。”N君就悲悯地笑:“你真是年轻啊,傻呀,天真呀。以后怎样谁说得清呢?我初和他 在一起的时候,哪里料得到他有生意做不下去的时候?还是把握眼前最重要。”什么是眼前呢?追求她的富二代?说实话,有那么一阵子,我真的很不喜欢N君。她 怎么那么贪钱呢。

在被富二代追求的日子里,N君沉寂了许久的少女心复苏了。她好久没有被宠着、哄着的感觉了,好久没有收到礼物惊讶兴奋的那 种虚荣了。她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情:“这种感觉蛮好啊!我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男友的事,是人家追求我,我也没有办法!”我们忍不住问:“你要跟衬衣男分手 吗?”她说:“不知道。要是他一直没什么长进,我真的对他失望了。”

衬衣男自然也知道学校里有人在追求N君,他表现得很淡定。他说:“如果你因为我穷不跟我在一起了,我无话可说。”

当 时我觉得这对恋人真是奇葩呢。有一次我们一起打牌,边玩边聊,一个朋友说心理测试。爱情,健康,事业要如何排序。问到衬衣男的时候,他非常果断地说:“事 业,健康,爱情。”我们很惊讶地望着他,像王小丫一样问“你不改了吗?”他说:“不改了。一个男人如果没有事业,哪里会有爱情呢。如果没有事业光有健康, 难道去卖苦力挑扁担吗?所以我的排序是么有错的。”我们偷眼看N君,N君咬了一口手边的苹果,说:“打牌 ,打牌。”

那段时间宿舍里三个人 都在热恋,每天发短信打电话约会腻来腻去,这种氛围极大限度地为N君心中的草浇了水施了肥。衬衣男的生意每况日下,N君帮他张罗了几单比较大的生意都没谈 成,这件事成了他俩之间的导火索,N君每天在宿舍里就是打电话骂他没用,若是不打电话,就会唠叨找一个没钱的男友有多难。

记得某天我正缩在 电脑前在网上跟男朋友腻歪,咧着大嘴傻笑的样子估计是让N君惆怅了。我清楚记得她端了杯水站在我身边儿,看了我一会儿,叹口气说:“看你甜蜜的哟,人都变 漂亮了嘞。年轻人真是有激情啊,看个帖子都能乐成那样。你们俩怎么不出去玩玩呢?”我说我俩都宅。N君就又嘀咕:“总在屋里怎么行嘞,要多出去走走,多结 交些朋友。”

我以为她又要唠叨衬衣男那失败的生意,就没接话。可是,跟平时相反,N君用很惆怅的语气说:“你可能想不到,很多时候我都焦虑得想死。”

她焦虑我是知道的,但是真想不出她会想死,她有大把的好日子要过呢!于是我就问:“干嘛想死呢?你男友好歹也算有车有房,追求你的公子哥儿还有跑车有豪宅,你怎么都比穷死的人幸福一千倍。你是得到的爱太多了,不知道爱谁吧。”

N 君没嫌我刻薄,倒是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哀怨语气,从母鸡中的战斗鸡变成了一只依人小鸟。她说:“我原本以为读了研究生前程就会好一点儿,读了才知道,研究生 找工作也不容易啊。我想留校,但是太难了,基本就没希望。考公务员或者当律师那都是需要门路的,都得花钱。我真发愁。有时候,特别没出息地想,我要是现在 得了绝症就好了,就可以丢开眼前的一切,什么都不想,更不用想以后,撒欢儿玩就行了。”

听了这话,正在撒欢儿玩的我顿时就没了兴致。好吧, 不管小N是不是太过精明,“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古训她是研究得够透彻执行得够好的。她是在为她和衬衣男共同的未来焦虑,那种忧心不是装出来的。看到过很 多男生抱怨自己的女朋友爱钱、嫌贫爱富、羡慕别人有钱。其实我很想说,那些嘴上说着“你怎么不努力挣钱”的女孩,真的不一定就是在嫌弃身边的男孩没钱,她 想过好日子,想舒适安逸的生活,偶尔抱怨两句不是错,女人是恋家的动物,喜欢窝在家里不喜欢出去打拼。但是绝大多数女孩都清楚知道不劳而获是不实际的,她 抱怨几句之后还是会付出努力,和那个“不怎么努力挣钱”的男友一起挣钱,一起创造更好的未来。

那天的谈话之后,我开始喜欢小N了,喜欢她的 直白和坦荡,喜欢她的未雨绸缪,甚至喜欢她的精于世故。但是她和追求她的公子哥儿的暧昧不清还是让我有点儿不舒服。她跟我坦言:“我真的动心了,想跟衬衣 男分手。既然我有过更好生活的机会,我为什么要放弃呢?”可是,这话说了没两天,衬衣男出事了。

一天晚上我们正在宿舍扯淡,已经很晚了,要 关灯睡觉了,衬衣男突然i打来电话说:“我摔跤了,你快来扶我一把。”N君一下子就听出了他的酒意,猜到他是喝多了气不打一出来,尖着嗓子骂起来:“又出 去喝酒了?跟谁?… …怎么又是他呀,不是生意没谈成吗?… …别跟我解释。你喝多了酒摔了交,让我出去找你。你也好意思说!”N君气急了就想挂电话,然后衬衣男说:“我动不了了,下天桥的时候滚下来了,在路 边。你来接我。”

N君生气又担心,问清楚了是哪个天桥,赶紧穿衣服出去。那会儿已经很晚了,又是大冬天。我们完预料不到衬衣男那边儿的状 况,只是觉得N君一个人出去太冷又不安全,还建议她说实在不行让120去接他好了。N君说:“不行,还是我去看看。”一边出门一边还在埋怨:“这么大人了 做事不过脑子,酒喝多了摔跤,看我怎么骂她!”

然而,等她在寒冬的深夜看到摔在路边的衬衣男的时候,别说骂,真是有泪都哭不出了。

N 君按照衬衣男说的,到指定的天桥下面找到了他。衬衣男还保持着打电话的姿势,仰面朝天躺在天桥台阶下面。他是喝多了酒踩错了楼梯滚下来的,他个子高,挺魁 梧,这么摔一下可是不得了。N君只道他是摔短了胳膊摔或者腿,故意赖在那里骗她同情。所以她大老远看见他就开始埋怨:“这么大了人还这么让人不省心,摔了 跟头不知道先坐起来,在那里躺着,不怕着凉!”衬衣男撇着嘴挤出了一个笑容,还嘴硬说:“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

天已经很晚了,原本冬天就冷,行人稀少,更不会有人去打理一个翻滚在路边的醉汉。所以即使偶尔有人在路边急匆匆地走过,也不会帮他。N君想把衬衣男扶起来,一边动手还一边埋怨他,可是衬衣男哼哼了一声说:“亲爱的,我动不了了。”

直到这时N君才发觉衬衣男有点儿不对。虽然平时他也会像小孩子似的撒娇耍赖或者生病时故意不吃药哄她关注,但是这一次他真的不是摔了一跤这么简单。他真的动不了了。

N君害怕了,巨大的恐惧攫住她的心,她几乎是带了哭腔问他:“你哪儿疼啊,告诉我,你到底伤到 哪儿了?”

衬衣男说:“我也不知道伤哪儿了。我哪儿都不疼。可我就是动不了。”

我 们是很多天之后才知道衬衣男的伤势的。现在想起来,说不清是我们当时太天真,太自私,太冷漠,还是怎么的,反正谁都没想着去给N君打个电话问一下衬衣男伤 得重不重,N君是怎样把他送进医院的。我们简单地认为,不就是一个人喝醉了然后摔了一跤嘛,就算受点儿伤去医院就可以了,再不济打个120也能送到了。

或许是因为年轻,没有经历过大的事故,所以不知道“意外”这两个字会有怎样的重量,能把人压垮到什么程度。或许是偶像剧看多了,对那些生生死死的爱情反倒看淡了,觉得什么绝症啊失忆啊车祸啊都是编剧们闲得蛋疼编出来骗大家眼泪的,真正的坏事降临不到我们身边。

这些糟糕头顶的理由让我们在那段时间里忽视了N君的感受,甚至压根儿就没在这件事上花费一丁点儿心思。很多天后,我们看到形销骨立的N君瘦得尖成锥子的脸,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N 君回寝室取一个存折。那个存折她一直没动过,是研究生津贴,每个月两百多块。在她看来那都是“小钱”,取出来也没什么用处,所以领到存折之后干脆就往抽屉 里一丢,不去碰。这次她回宿舍,是要把这笔钱用上。她原本就不胖,在医院照顾了衬衣男忙前忙后废寝忘食,整个人都瘦得脱了型。我们问:“衬衣男伤哪儿 了?”N君眼睛红红的,却不再有眼泪,只是简单说:“脊椎。”

听到“脊椎”两个字,寝室里所有人的脊背都出了层冷汗。有一个小伙伴是学生物的并且是医学世家出身,马上问:“啊… …脊椎… …他不会… …瘫痪吧… …”

我 们的心扑通扑通跳到嗓子眼儿,希望N君说“不会”。可是N君没有说。她说:“有可能。”我的心揪得更紧了,全部心思都集中在“天哪万一男朋友瘫痪了该怎么 办”,N君却已经转换了思路。“我现在要帮他转院。我的钱不够。我们俩的钱加在一起也不够。我们所有的信用卡也都透支到最大限额了。我回来取这个。”N君 把那张一直没动过的学生津贴存折赚在手里。“以前总抱怨学校太抠门,每个月只有这么一点点,想不到这么长时间存下来,也是一大笔钱呢。”

我 心里五味杂陈,这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好想说“我这里有钱你先拿去用”,可惜事实情况是我确实有一点钱可是对她来说也算是杯水车薪。N君又说:“刚才上楼 的时候宿舍楼下面在办信用卡,那个银行的我还没有,我办了一张。信用额还蛮高的,还可以借一点出来。”这个时候的N君脸上丝毫没有哀伤的神色,倒是显出比 平时更多的机智。另一个室友问:“衬衣男没买保险吗?保险公司应该可以赔偿呀。”N君说:“他没买。不过,我决定帮他补买一个,投保时间只要是在受伤前就 可以。哪怕是,前一天都可以。”

天哪,N君竟然想到了骗保!

我们犹在惊讶中,N君已经拿了存折,风风火火地去医院帮衬衣男做转院手续以及各种筹款了。

衬 衣男的脊椎错位,差一点儿就半身不遂,最后大手术,捡回一条命。期间都是N君不辞辛苦地在照料他。她透支了无数张银行卡,借了好几个朋友的钱,差一点就把 他们的那间小房子抵押出去。衬衣男说:“房子不能抵押出去,那是我买给你的,好歹以后你毕业了可以住。要是我瘫痪了,就让我爸妈把我接回老家去,你别等 我。”N君狠狠地戳他脑门儿骂他:“说你没用你就没用!不就做个手术吗,怕成这样。我都没嫌弃你残废呢,你还好意思交代后事。那个破房子别留给我,要住你 自己住,我嫌小,我得住大的!不换大房子你休想娶我过门儿!”

说到这里有必要插一句之前追求N君的小富二代。衬衣男出了事,N君急需用钱, 自然也会想到跟那个最有钱的人借钱。然而,精明的N君,会要挟叔叔索要名牌包包的N君,张口闭口都是钱的N君,却没有。她给代课的学校领导送礼,软磨硬泡 说好话,多讲两门课挣课时费,却没有直接向富二代伸手。倒是那个男孩子听说了N君的事,主动问她:“钱够不够?我可以先借你的。放心我不是落井下石想趁火 打劫你,我纯粹只是想帮你。看你,这阵子瘦了很多,讲课的声音都是哑的。”

困境中的N君是那么渴望老天伸出一只手来帮她搞定一切,外表强 悍的她内心深处终究是住着一个柔弱的小女孩,当遇到更强悍的人时那个小女孩跳出来很想依靠过去。但是关键时刻N君还是忍住了。她很坦率地说:“如果他没有 出事,我真的是动心了,想跟他分手,和你在一起。我是一个爱钱的女人,我从来不隐瞒。但是我绝对不能在这样的时刻离开他。如果他能恢复到从前的样子,健健 康康地创一番事业,如果那时候你还喜欢我,我会考虑和你在一起。如果他不能恢复到从前的样子,一直躺在床上,我会在小房子里一直伺候他。因为那是他给我买 的,房产证上是我的名字,那是他想跟我结婚的房子,我们拿到房子钥匙的时候曾许诺要幸福快乐地过一生。所以,谢谢你的好意,让我知道最后还是有人帮我的, 但是我不能接受。”

后来我们很少见到N君,为了时间方便她不再住寝室。她不是在外面上课就是在医院照顾衬衣男,偶尔都有课的时候在校园里面 碰一面,约她一起吃饭,她都是匆匆忙忙说“下次吧”,然后一阵风似的离开。她更瘦了,像一只精致的可乐瓶,高跟鞋哒哒哒地敲在校园的水泥路面上,非常有节 奏。

看着她的背影我想,我要是变成男人会不会喜欢这样的女生呢?有些姑娘,最初打交道的时候可能会被她的强势吓到,可能会因为她太精明世故 而不愿亲近,可能会担心她功利心过重心存戒备,但是相处久了或是真的遇到事情了才发现,她的身上真的有太多闪光点,她强势是合理争取自己的利益,她精明是 一种能力,功利心强也许只是她向社会索取的一种态度。在这个世界上,很多好的东西,如果你不主动去要,没有人会给你。这就是俗话说的“会吵的孩子有糖 吃”。这习惯于做米虫、做鸵鸟的我应该学习的。无论是学习也好,工作也好,恋爱也好,总会遇到各种麻烦,没有任何事是一帆风顺的。道理当然是明白的,但是 事发的时候总免不了抱怨,然后有畏缩心理,觉得哎呀这事儿这么难我还是不干了吧,也许谁谁谁更合适而我不合适我还是放弃吧… …看到N君精瘦的背影一直走走向学校的大门,我忍不住会骂自己没出息:要是自己碰到这么大的事儿,早缩起来哀怨去了。

但是N君没有,她迎着困难,藏起眼泪,勇敢地走了下去。

接下来就都是好消息,衬衣男的手术很成功,身体康复得很快。

在 N君的悉心照料下,到了我们毕业的时候,衬衣男已经可以穿着笔挺的白衬衣拎着相机为我们拍毕业照了。那会儿学位服在手,大家摆出各种奇葩造型,有伴侣的自 然少不了合照,或抱着或背着或牵着或吻着,都甜蜜得丧尽天良。只有衬衣男不能大动干戈。他的身体里还有钢钉,好像是用来加固脊柱的。他不能用力,不能把N 君抱起来——哪怕她轻得像一只小鸡。后来他们就简单地在N君的学院门口照了张合影,N君像哈利?波特似的穿着大黑袍子,小鸟依人地挽着衬衣男粗壮的手臂, 笑颜如花——其实只有我们才知道,她一边笑一边在骂他:“嘴咧那么大干什么嘞,丑死了傻死了!”然后衬衣男笑哈哈地说:“我媳妇是硕士了噻,我骄傲嘛!”

N 君凭着自己八面玲珑披荆斩棘的手腕和魄力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去了一所还不错的大学教书,并兼读在职博士。衬衣男没有吃闲饭,身体好利落了就得努力挣 钱,毕竟为了治病他欠了太多债。N君依旧满嘴都是钱,聊天只会问“工资多少”“福利好不好”“男友是不是很有钱”。但是我们都习惯了她的节奏,知道她就算 一门心思钻钱眼儿也知道钱和情谊那个更重。N君没再说分手的事,追求她的人始终不少,她却没再动离开的念头。她说:“每次看到他后背上蜈蚣一样的疤,就觉 得我的心已经被缝了进去。”

他们的女儿很漂亮,虽然一家三口仍旧住着小房子,但是吵吵闹闹很温馨。

(文/张躲躲;来自/阅读时间)

最后编辑:
作者:渡世白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